文/吳佳鴻 薩沙.索科洛夫的《愚人學校》讓人聯想到魯迅的《狂人日記》。中文世界的讀者可能都熟悉《狂人日記》中瘋癲卻又清醒的敘事者「我」,魯迅藉由狂人的第一人稱語調,以大膽直白的語言進行敘述。《愚人學校》也同樣以一名智能不足或精神障礙的青少年作為說出故事的主角,他狂亂恍惚的語言,反而更迫近世界的真實面貌。 完整文章
文字紀錄/詹叁朗;攝影/陳夏民 文字編輯/陳育萱、陳夏民 地點:台北車站二樓的咖啡店。 人物:小說家臥斧、陳育萱聊天,偶爾還有出版人陳夏民亂入。 前言:某天中午,臥斧、陳育萱正在討論育萱的第二篇小說計畫,那是一個場景發生在高雄,關於高中生的奇幻故事…… 關於社會觀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