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馬羅說幹話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剛認識馬羅那陣子,俺有時會搞不懂他在做什麼。 例如他穿得人模人樣整整齊齊地出門去接了個任務──某位年紀很大的老將軍,有兩個年輕女兒,各有各的漂亮模樣,各有各的惹禍本領。大女兒曾和一個私酒販子結婚,私酒販子常陪老將軍聊天,老將軍蠻喜歡這女婿,但他有天…

那些令人又愛又懼的「致命女郎」,背後都有沒被寫出來的故事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蘿拉.李普曼(Laura Lippman)作品《烈日下的紅髮女子》(Sunburn)時,倘若是喜歡「冷硬派」(Hardboiled)小說的讀者,肯定會從這個故事裡讀到相當明顯的冷硬派架構,喜歡「黑色電影」(flim noir)類型的觀眾,也八成會…

海明威說:「這些故事描寫的是真正殺人的人⋯⋯,你可以在我死後出版。」

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得主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1956年完成五個短篇故事,但他深知當時並非出版時機,他寫信給出版商Charlie Scribner:「我猜這些故事會讓人吃驚,因為處理的題材是非正規的軍隊和戰爭,描寫的是真正殺人的人⋯⋯不論如何,你可以在我死後出版。」 PBS報…

「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其實都喜歡。」

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這陣子重讀《海柏利…

「視失業危機為創作轉機」的推理小說作家:李‧查德

文/黃羅 還記得《哈利波特》這套賣翻全球的奇幻小說是怎麼誕生的吧?一切都是從羅琳沒了頭路開始萌芽。無獨有偶的是,另一位英國作家李‧查德(Lee Child,1954– )也是在差不多的情況下,步上了暢銷作家的生涯,他們倆的共同點就是「視危機為轉機,終至扭轉頹勢」。 躬逢其盛英國電視黃金時期 一九五四…

【冬陽一直推】是作家也是偵探,是后也是王,是一個人,也是兩個人:艾勒里‧昆恩

怎麼讀艾勒里‧昆恩?這個問題其實可簡單改成──怎樣觀賞一座博物館? 集古典推理小說大全的艾勒里‧昆恩小說,就是推理史上最像博物館的東西。 ──唐諾 回想當年,第一本讓我掏錢購買的推理小說,是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所寫的《X 的悲劇》(The Tragedy of X)。 在此之前,…

【冬陽一直推】日常的犯罪,犯罪的日常──平凡小鎮颳起的「冰血暴」

「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只為了這一點錢嗎? 你難道不明白生命比金錢更重要嗎?」 ──電影《冰血暴》裡警長瑪姬(Marge)對凶手的訓斥 喜愛推理小說,尤其閱讀口味偏向日系的朋友們,相信對「日常之謎」這個子類型並不陌生。 相較於為了殺一個人而大費周章蓋一棟房子、耗盡心思邀請一群待宰羔羊齊聚孤島宅邸依序送見…

【經典也青春】浪漫主義的私家偵探──冬陽談《大眠》

7 月 9 日上午 8 點 15 分首播的「經典也青春」中,再度邀請到知名推理評論家冬陽來到節目現場,為各位聽眾介紹美國冷硬派(HardBoiled)小說先驅瑞蒙·錢德勒的代表作《大眠》(The Big Sleep)。這部作品也是推理文學史上最著名的私家偵探之一,菲力普·馬羅的登場作。 有別於當時的…

在咖啡、酒香,及滿屋舊物當中推理──偵探書屋讀書俱樂部

文/犁客 在臺灣的二手書店中,2014 年成立的「偵探書屋」是十分特別的一家。 特點之一,在於地點。偵探書屋剛開張的時候,在臺北市大同區保安街 84 號,這棟建築原來是順天外科醫院,門外還能看見醫院的看板字樣;沒過多久,書屋遷址到目前的臺北市南京西路 262 巷 11 號,隱在一條僻靜巷內,隔著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