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冰室裡講犯罪故事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參加了一個名叫《Taipei Noir》的企劃。「Noir」從「黑色電影」(Film Noir)而來,而「黑色電影」從「冷硬派」(hard-boiled)推理小說而來──冷硬派小說裡的偵探主角大多固守在一個特定城市,以城市為題匯集冷硬派…

驚悚的情節下,是巨大、沉重、存在已久卻一直沒被正視的孤獨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史卡德」(Matthew Scudder)系列小說,俺是從《到墳場的車票》(A Ticket to the Boneyard)開始看的。這不是系列的第一本──其實已經是第八本了,不過當時俺並不知道;也不是國…

限制一向可以激發創意──不信你看今村昌弘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長久以來俺都認為「類型」標籤有些優點,也會產生一些麻煩,對閱聽者和創作者而言都是。 「類型」標籤能協助閱聽者預先判別某個作品,在尚未真正閱聽的情況下預估自己會不會對這個作品感興趣──閱聽者喜歡「武俠」,面對類型標籤分別是「武俠」和「愛情」的兩部作品,…

好歹有一點點什麼,可以沒那麼爛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許多年前,俺坐在編輯的辦公室裡,等著聽總編輯的意見,那時她已經讀了《舌行家族》開頭大約一萬字左右的稿子及整本大綱,正要決定這故事是照俺原先計劃的繼續往下寫,還是要怎麼修改。 總編輯覺得稿子和大綱都沒啥問題,俺心下竊喜,然後總編輯說:不過你這故事好黑…

科幻推理連連看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久未休假,前陣子硬排一週到京都放空。 從前遠行之前總得花點時間想要帶什麼書:讀到一半的那本要不要帶著繼續讀、旅程當中可能會想讀什麼──為了減少行李重量、分配箱內空間,這可是相當需要仔細考慮的議題。 不過現在有電子書,這議題也就不成議題;有趣的是,回…

這個故事,讓史蒂芬.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

「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其實都喜歡。」

文/臥斧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本文涉及小說《海柏利昂》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前陣子某回餐聚席間聊到丹.西蒙斯(Dan Simmons)的小說《海柏利昂》(Hyperion),朋友問,「裡頭你最喜歡哪個故事?」俺想了想,實在說不大上來,只好回說,「其實都喜歡。」 這陣子重讀《海柏利…

【冬陽一直推】是作家也是偵探,是后也是王,是一個人,也是兩個人:艾勒里‧昆恩

怎麼讀艾勒里‧昆恩?這個問題其實可簡單改成──怎樣觀賞一座博物館? 集古典推理小說大全的艾勒里‧昆恩小說,就是推理史上最像博物館的東西。 ──唐諾 回想當年,第一本讓我掏錢購買的推理小說,是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所寫的《X 的悲劇》(The Tragedy of X)。 在此之前,…

【冬陽一直推】日常的犯罪,犯罪的日常──平凡小鎮颳起的「冰血暴」

「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只為了這一點錢嗎? 你難道不明白生命比金錢更重要嗎?」 ──電影《冰血暴》裡警長瑪姬(Marge)對凶手的訓斥 喜愛推理小說,尤其閱讀口味偏向日系的朋友們,相信對「日常之謎」這個子類型並不陌生。 相較於為了殺一個人而大費周章蓋一棟房子、耗盡心思邀請一群待宰羔羊齊聚孤島宅邸依序送見…

【冬陽一直推】他們掐你揍你,你仍能撐到他們認輸──馬羅,你為什麼可以這麼酷?

他相當窮,否則他不會是個偵探。 他是個寂寞的人,他的驕傲就是你把他當作值得驕傲的人看待。 ──雷蒙‧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 「我身著一套粉藍色西裝,暗藍色襯衫,打領帶,胸袋上插著裝飾手帕,穿黑皮鞋,和帶有暗藍色繡花圖案的黑毛襪。我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刮過鬍髭,腦袋清醒,有沒有人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