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Waiting 在大多數情況下,作家通常樂見自己的著作被改編為影劇作品。畢竟,除了版權費確實也是一筆收入之外,這麼做同時也是一種有效推廣原著,甚至是建立作者知名度的方式。像是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便曾在提及《魔女嘉莉》(Carrie)電影版時表示:「電影使書成名,書則使我成名。」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電影《刺激1995》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有機會分享小說創作或故事閱聽經驗的時候,俺大多會強讀故事的「主題」很重要;但老實說,俺也認為俺常常沒能讓每個聽眾都明白俺在講什麼。 除了俺的表達能力仍需加強之外,會出現聽眾不明白的情況,常有幾個原因。 完整文章
為了慶祝上映二十五週年,《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於日前重新上映,不少未曾於戲院看過這部片的人,因此有機會在大銀幕上得見這部傳奇之作,並透過比家裡更好的視聽表現,以及戲院那種讓人得以更專注的觀影特性,感受到這部片最完整的情感強度。 但不管你究竟看過這部電影多少次,對於情節與台詞有多麼熟悉,卻也未必知道《刺激1995》一些發生於戲外的相關逸聞。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對於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來說,「創作歸創作,政治歸政治」這種想法,似乎從來不在他的考量內。 他2009年的小說《穹頂之下》(Under the Dome)中,主要反派是一名利用職權做盡壞事的小鎮次席政務委員。身為民主黨長期支持者的他,曾在某次訪談中直接表示,這個反派的角色原型,正是美國前副總統錢尼(Richard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讀《關蒂的按鈕盒》(Gwendy’s Button Box)時,想起自己早年讀史蒂芬.金(Stephen King)作品時的感覺。 俺讀的第一個老金故事是《圖書館警察》(The Library Policeman)。這個故事原來是老金1990年中篇合集《Four Past Midnight》的第三篇,《Four Past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週六因故到台中顧攤,台中在地獨立書店「新手書店」老闆來串門子,問俺工作結束後做啥,俺說回家,他笑說怎麼不去新八?俺「啊」了一聲才想到他講的是「辛巴」不是「新八」──這名字應該是從動畫電影《獅子王》主角身上借來的,和漫畫《銀魂》沒有關係,但用這名字的地方毋關動漫畫,那是一家Pub。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