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瑞德.卡洛;譯/吳凱琳 註記的記號是橫線「-」。註記包括事實、新點子、想法、和觀察。是那些當下或許不需要採取行動,但你希望先記錄下來的事。這些註記在會議、演講或課堂上很有用……我們都理解註記的定義,所以不在此贅言。我想說明的是註記在子彈筆記中可發揮的效益以及可做的變化。 完整文章
文/山口周;譯/張婷婷 為了使知識庫存量深厚,必須恆久持續地輸入一定數量的資訊,並且將這些資訊仔細整理,使其固定下來。 在這裡,就浮現出「如何持續維持輸入量」,以及「如何使它固定下來」的問題,要消除這兩個疑問,關鍵就在於要經常帶著「問題」來看待資訊的輸入。 人的好奇心有一種臨界密度。所謂好奇心,是指內心有很多問題,但這些問題並不是因為你不懂而產生,反而是因為你懂才會產生。 完整文章
文/齋藤孝;譯/葉廷昭 過去曾經有本轟動一時的書籍《考上第一志願的筆記本:東大合格生筆記大公開》(東大合格生のノートはどうして美しいのか)。書中提到東大學生不只會抄黑板,他們還會用自己的方式轉化教授的語言,進行歸納與整理。我認為這是很基本的能力,這是「抄黑板」加「教授口述」的筆記形式,習慣抄下老師口頭敘述的學生,上大學後通常也很擅長寫筆記。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為什麼我的讀書重點筆記沒有幫助我成長?可能因為你沒有拆掉那本書 讀書,對100個人來說可以有100種方法,對100本書來說起碼超過10000種讀法,正確的說,「應該」要有這麼多方法才對,因為「閱讀」就是人類一個這麼獨特又具有創造性的能力,只是我們可能被以前準備考試的閱讀養壞了方法,而失去了閱讀的「創造力」,變成只會抄錄書中重點的筆記工具人。 完整文章
文/電腦玩物站長 我們很樂於整理,因為那是稍後處理的最好藉口,但只有開始行動才有價值。 明天有一個很重要的專案要完成,今天要來熬夜寫完最後的報告,但是看到自己忙碌專案的這段時間,專案資料夾都還沒好好整理,那就先來整理好,說不定整理好,我完成報告會更有效率。真的嗎?不要騙自己了!整理很多時候,只是拖延「真的完成什麼事情」的行動的最好藉口而已。 完整文章
撰文/楊修 大多數人都是從學生時期開始記筆記,寫法多半是台上老師說什麼、板書寫什麼,就照順序記下來。這類筆記的功用很明確:記錄所學,複習背誦,通過考試。 不過,你一定曾經留意到,有些同學就是特別擅長做筆記,還懂得利用圖像幫助閱讀、不同顏色的筆來強調重點和區隔段落,井井有條,誰都看得懂;有些人的筆記非但別人看不懂,連作者本人也經常忘了自己當時在寫什麼。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1929 年出版的《戰地春夢》,美國中尉與英國護士在烽火中相戀相愛,卻逃脫不出戰爭的命運弄人,女主角最後難產死在醫院,海明威要寫男主角的絕望與無助,沒有控訴和說理,而是冷調卻充滿餘韻的幾句話:「一會兒後,我出去,離開了醫院,在雨中,走回旅館。」 海明威的結尾簡潔有力,但創作思緒卻是百轉千迴。《紐約時報》報導,他在 1958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