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第一份接受我投稿的副刊,是《自由副刊》,」胡晴舫說,「那時的副刊編輯是袁哲生。」 閱讀胡晴舫的文字,總覺得是那種從小投稿無往不利、橫掃雜誌及副刊版面的寫作者。但胡晴舫自承大學才開始創作,在那之前,「十一歲的時候投稿過《台灣新生報》就被刊出哦,再往前的話⋯⋯」胡晴舫想了想,「小二的時候投稿《中央日報》的笑話專欄算嗎?」 完整文章
文/胡晴舫 秘密有個別名,稱作新聞標題。 越缺乏道德的一個年代,越提倡道德的重要性,就像皮膚越差的女人越注重保養是一樣的道理。當隱私權這個概念發明出來的時候,正標示了隱私似一個逐漸蒸乾的湖,即將從世上消失。 成為新聞標題的前提是我們正在談論的那件事必須是個秘密。如果你特別提醒,這件事是秘密,要千萬緘口,那麼,明天我就能在報上讀到你的消息。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全球讀者對《小王子》的一致熱愛,已經不是新聞,趁《小王子》電影上映,二魚文化也特別一口氣重新出版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包括《小王子》、《風沙星辰》與《夜間飛行》的三本著作,更找來知名作家胡晴舫及譯者徐麗松、繆詠華,一起揭開聖修伯里與《小王子》不為臺灣讀者所認識的各種面向: 1. 真正的聖修伯里其實藏在《風沙星辰》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