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續上週話題。1981年那幾件意外事件,令人哀痛,也令人憤怒,因為它們不是天災,而是人禍,遠航空難如此,外雙溪水難亦然。 外雙溪事件給我的震撼,不僅在於一場災難,更因為出事地點離我大學所在不遠,是課餘郊遊之地,那麼熟悉,那麼親近。想到數百名學生,為氾濫大水沖擊,傷的傷,死的死,就引人唏噓,不,令人生氣。事故發生,全係人為。 完整文章
文/苦苓 口述者:鍾小姐,32歲,私人祕書 大師的文采真的沒話說,三兩下就寫出了一首動人的情詩。 詩的內容很平實,不像那些文藝作家寫的、不知所云的現代詩,雖是簡潔的文字卻有深刻的感情,很容易打動我們年輕人。而且大師的詩是有押韻的,光用唸的就很好聽,如果當成歌詞請人譜曲,一定會大受歡迎。 我跟大師講自己的想法,他卻只冷冷地笑笑:「請人做歌?我這一生只有人家請我,沒有我請人家的。」 完整文章
時間:2015/08/23(日) 14:30-16:00 地點:誠品敦南店B2F視聽室(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一段245號) 主講人:苦苓 參加方式:自由入場(活動當天前100名進場者可獲得《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增訂新版】乙本) 連絡方式:02-2306-6600 ext 8352 林小姐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國家公園解說志工苦苓來了! 完整文章
立即試讀 時常想起苦苓。 想到的苦苓,有好幾層次,不一定想到哪一層,總之常常想起。 最早苦苓是純文學作家,或者說,是詩人,和向陽、劉克襄、林文義等人同屬「陽光小集」詩社。一開始讀到的苦苓,就不是風花雪月、唯美的抒情詩人。印象中苦苓是抗議者,對政治社會不滿,他有本詩集,就叫《每一句不滿都是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