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最誇張的狀態,就是一天吃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總共五餐,不過現在比較不會吃這麼多了啦!」民以食為天,飲食始終與范僑芯的生活密不可分。出身新竹,范僑芯從小在客家傳統風味裡成長,高中開始有機會和朋友外食,大學離鄉北上,在五坪租屋處的小廚房,偶爾開伙自己煮食、外帶鹹酥雞配啤酒,是求學生涯裡不可或缺的小確幸。但范僑芯除了一般吃貨的愛吃、能吃,還具有餐飲專業背景。 完整文章
文/范僑芯(佐餐文字) 蚵仔煎,台灣人最喜歡,但又不一定最喜歡的小吃。 阿佐就是這種流派,因為不太喜歡吃蚵仔,總覺得腥味很重,即便到台南王功體驗親撈上岸的新鮮蚵仔,也不是很能接受。但我卻很變態地喜歡蚵仔煎,唯獨不要蚵仔。 還記得幼時與死黨正妹友人到新竹城隍廟吃蚵仔煎,我們神態自若地說:老闆一份蚵仔煎不要蚵仔。沒想到老闆卻回答:只要「煎」是嗎?搭配上鏗鏘有力的鄉土母語,簡直逗趣。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譯/張雅婷 如果有人問我死前最想吃的三種食物,牡蠣一定是其中一種。牡蠣可以生吃,可以煎、煮、炒、炸和清蒸,調理方式千變萬化。其中,我最喜歡的是油煎或熱炒的牡蠣料理。肥美多汁的牡蠣經過加熱處理會更加鮮甜,又不會像炸牡蠣般油膩。因為在日本國內鮮少吃得到煎炒的牡蠣,所以一有機會到訪中華文化圈的國家,我都會到海產店或海鮮餐廳點來吃。 台灣庶民美食代表 完整文章
文/莊祖欣,整理/犁客 出國唸書之前,莊祖欣沒有自己下廚的習慣。當時她住在台北市中心,沒必要學做菜,況且父親從來不讓她和妹妹莊祖宜下廚──因為他老擔心兩個女兒不留神爐火,把房子燒了。出國之後,莊祖欣開始做菜的原因,也不是興趣,而是「餓」。 新書《我的森林廚房》前言,莊祖欣這麼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