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怡君 剛放完寒假三天,緊接著又是二二八連假。妹妹開心之餘,突然問我:「媽媽,二二八是什麼事情?為什麼可以放假呢?跟二二八公園有關係嗎?」 這題的歷史分量很重,而甚至我們自己都還沒弄清楚。 二二八事件的起點「天馬茶房」,就在我們家附近。三不五時地可以看到導遊帶著日本客、香港人,圍著一塊石碑解說,然後去繞繞大稻埕、迪化街。我猜二二八在整趟旅程的角色,大概也就這麼點時光了。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小孩:「我們不認識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會不會說謊?」 二○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是「九合一大選」的日子。隨著選舉日倒數計時,路上的旗幟、宣傳車也漸漸多了起來,最後幾天更是密集式轟炸,一會兒市長的、一會兒市議員的,連里長也競爭激烈。 那段期間,有天晚上去夜市買麵,看到一對夫妻身著里長候選人背心,拿著掃把、垃圾袋,沿路邊拜票邊清理,身旁沒有其他人圍繞,只有播放事先預錄好的擴音內容。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大人:「你再不乖,就不准你做喜歡的事!」 有位好朋友開心地和我分享,最近她終於找到了有效的「管教之道」。 「現在當小孩不乖或是要他守規矩的時候,我只要跟他說,他不聽話,就不能去玩球或是不能看卡通,一聽到這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可能被取消,他就會立刻安分下來,都不用罵也不用念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