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醫師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訂便當

文/陳建仁 民以食為天,在外科就是「吃飯皇帝大」,一般外科老總的名言:「不會吃飯就不會開刀!」可見吃飯比開刀重要。腦部動靜脈瘤手術一開就是二十多小時,神經外科醫師需長時間全神貫注,他可以二十幾個小時不睡覺,但他絕對無法不吃飯和尿尿!外科手術有時很難掌握時間,經常到了用餐時間還沒辦法結束,若預估再不久…

他們說,會把跟我一樣尋求協助的窮人送進精神病院

文/奈莉.布萊;譯/黃意雯 六號病舍內關了一位法國女人,我十分肯定她的精神狀態完全正常。除了在我臥底期間的最後三天,我每天都在觀察她,和她交談。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出有妄想或瘋狂的傾向。如果我沒記錯,她名叫喬瑟芬‧德斯波。她的丈夫和所有朋友都在法國。喬瑟芬對自己身處何處十分清楚。她雙唇顫抖,說起求助無門…

【讀者舉手】女醫師分三種:能力超強、護士的敵人,還有⋯⋯歐巴桑!?

文/bookblue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必須坦承,看到書的最後一頁時,我哭了。 至於為什麼,就請各位自己去看書吧。 說實話,市面上關於醫師寫的小說、散文,甚或是描寫醫界這個「象牙塔」的書籍已經夠多了,但從來沒有一本書像這本書一樣,如此貼近醫師的「真實生活」,對同樣身為一個女性的內科醫…

在挪威,準爸媽守則第一條:別給孕婦幼兒般無微不至的照護

文/李濠仲 按照挪威人的育兒觀念,所有小孩在有辦法獨立行動與生活之前,都需要父母的照顧和支持。對父母和子女來說,同為一段漫長的學習之旅,且打從子女出生那一刻就開始進行。 體重,二千六百八十六公克,身長,四十八公分,頭圍,三十三公分。助產士將一張填上娜拉出生紀錄的粉紅色小卡片交給我們,卡片製作非常簡易…

從造字原則看 原來德語&漢字這麼像!

文/劉威良 德語,很難嗎?(Ist Deutsch schwer?) 看看標題文字字面上的比較,哪個難?中文的比畫難,而德語則像豆芽菜一樣,要一個老外來看,他一定會說中文難;對不習慣豆芽菜的中文人士來說,一定覺得母語親切簡易。這是一定的道理,難不難都是相對的,只是看人學不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