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2000年,美國播映的《CSI犯罪現場》影集,讓觀眾把犯罪刑偵故事的焦點,從威風的刑警或天才的罪犯,轉到鑑識人員身上──大家發現,這些本來在故事裡只負責提供資訊的宅宅配角,不但又帥又美腦子又好,還會理所當地使用各種很酷的裝備講出一大堆塞了專有名詞的台詞。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古典推理有所謂的「黃金時期」,約莫落在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也就是1918年到1939年這二十年。稱之為「黃金時期」自然因為在這二十年間投入這個類型創作的寫作者多,一方面奠定了類型的某些基礎,一方面開發了各種可能。 多數讀者熟知的古典推理名家、多數改編作品選擇的經典原著,常常出現在這個時期,例如阿嘉莎.克莉絲蒂。 完整文章
有些人從小跟著家長去市場採買,有些人從小跟著家長去市場叫賣,有些人在市場裡培養出精準的眼光以及隨時隨地開口瞎聊的技能(這技能聽起來很廢,但在必須與其他人一起生活的社會裡,這技能其實很狂),有些人在市場獲得人間的觀察建立了感情的羈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華文創作領域裡,葉桑是位傳奇人物。 在林佛兒創辦的《推理》雜誌裡,葉桑發表過超過三十篇作品,1987年「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第一次舉辦,得獎作品中也有葉桑的創作。不只推理,青春校園、愛情、奇幻⋯⋯葉桑幾乎不曾限制自己的創作類型,多以短篇為主,光是1985年到1995年間,就出版了十三本短篇集。 在現實生活中,葉桑多年來一直在製藥相關產業服務。 完整文章
潛入敵國是間諜任務,和殺手、讀心小鬼(還有能預知未來的大狗)組成拼裝家庭倒有點像家家酒遊戲;移民的距離不用從東方到西方那麼遙遠也會遭遇巨大的文化衝擊與階級困境,而時間橫跨百年仍有許多東西根深蒂固地盤踞人心沒什麼改變;我們想像中的北歐福利國家仍可能充滿隱性歧見,而未來的科幻元素與古老的傳奇故事其實可以彼此結合。 完整文章
人聚在一起好辦事,互相幫忙、互通有無,外頭有麻煩了也可以一起對付──所以,聚合成團體的原初目的是要解決問題過日子,不是要給自己製造問題。不過聚在一起不免生出新問題,聚在一起的大家必須一起面對──所以才有制度的抗爭、辯論、修正,以及持續進步。不過有些在團體裡拿到權力的人不會想讓其他人和自己一樣,他們覺得大家都該被他們管,有時,他們覺得被他們管的大家還不夠多。 完整文章
有人靠製作或參與綜藝節目過生活,有人把自己的生活變成綜藝節目,關於感情的聚散重組,尋常人生片段透過鏡頭好像就有了戲。 當然,寫成小說也不壞。而且這個嫌男友鑽戒太小的女性律師在得知前前前任男友的死訊時,還連帶牽扯出某些奇妙狀況──這個前前前任的遺囑裡給每一任女友都留了東西(?),而且雖然聽說這人是因為得流感死掉的,遺囑裡卻要人去找出殺他的凶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