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迪格里茲;譯/陳儀 印第安那州蓋瑞市(Gary)位於密西根湖南畔,那裡是我的故鄉。在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長大成人的我,直到事後驀然回首,才發覺那是資本主義的黃金年代。當時的我並未感覺周遭的一切有那麼繁榮興盛,在整個成長過程中,我目睹大規模種族差別待遇與隔離政策、嚴重的不平等、勞工抗爭乃至偶發的經濟衰退等現象,而這一切的一切,對這個城市的樣貌、對我同學的人生,都留下令人難以忽視的影響。 完整文章
文/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譯/溫澤元 大家常把偏低的社會地位跟貧窮的影響混為一談。我們都以為淒慘的物質條件(例如簡陋、擁擠的住家和品質不佳的食物),是貧窮與匱乏對窮人最直接的影響;不過隨著社會逐漸富裕,物質生活水準的重要性已不如以往。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透過物質生活條件來判斷人們是否能正常參與社交生活,是否能避免遭到「社會排除」(social exclusion)*。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中的〈斷尾虎爺〉,大意是:一枚被人鑽了洞的十元硬幣,拿到它的人,都擔心吃虧,因此想早早把它花用掉,於是它在市井間快速流轉著。從到文昌廟拜拜的太太施捨給乞丐,乞丐把它捐給林炳昆的斷尾虎爺卻遭拒,於是用它買烤香腸,香腸攤老闆再藉著找零轉給保險業務員,業務員拿它去西藥房代處經理買燕窩,西藥房老闆把它投入林炳昆的咬錢虎爺的賽錢箱。 完整文章
▶全球所得分配上層的占比一直上升,只是不同國家的不均路徑差異很大。一九八○年開始實施的制度和政策變革,是解釋不均路徑差異最有力的原因。 ▶所得稅累進制已證實是對抗上層所得與財富不均的有效工具。租稅累進制不但會減輕稅後不均,也會影響稅前不均,因為它會使上層所得者較沒有動力積極爭取高額薪資、拿到更高比例的成長果實。 完整文章
文/賴珩佳 從小成長於倡導內斂低調的文化中,印尼普遍高調的炫耀文化總讓我適應不良。在印尼人數不及 3% 的華人掌控了八成以上的經濟影響力,以及少數因為政治力崛起的本地人富商,使得印尼整體社會的貧富差距非常驚人。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指出,過去二十年,全亞洲貧富差距最大的國家,第一名是中國,第二名就是印尼。雖然自 2005 年開始至今,印尼貧窮人口的百分比已逐漸下降(由總人口數的 16% 完整文章
文/史迪格里茲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很有可能嘉惠最富有的一小群美國人和全球精英,同時損害其他人。   貿易協定是個讓人昏昏欲睡的話題,但也是每個人都該關注的事。目前磋商中的一些貿易協定如果付諸實行,多數美國人恐怕會站在全球化錯誤的一邊。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他要我搭手扶梯時不要再刻意站右邊了。誰都在往前擠,警衛揮著棍子要下一個快上前檢查,我總下意識要切入電梯右線,便在這以人群為演示的大規模流體力學模組裡造成小小的停頓。 我辯解說,因為左邊是留給你的。 那樣子並行著,電扶梯正隆隆運往上,手背不經意刮擦,彼此都感到對方堅硬,豈止手指骨節,心裡便軟綿綿想往對方肩膀塌。 可我很清楚知道,沒辦法啊,是台北要我站右邊的。 完整文章
文/KBS《超級中國》製作團隊 經濟成長下,卻有多少人承受痛苦? 二十一世紀,作為中國權力核心的中國共產黨,不斷地在成長。中國以世界其他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高速發展,也讓中國的國際地位提升。然而,今日中國如此讓人驚豔的成長,事實上在過程中卻犧牲許多農村出身的農民工和都市貧民,而他們的犧牲,並未對自身的生活帶來相對應的改善。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小編碎碎念:當上個世代的價值觀被下一個世代推翻取代的同時,一句「我愛你」也在不同世代中各自演繹著⋯⋯ 關於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的時間膨脹,有個比方是這樣的:如果有一對雙胞胎兄弟,弟弟待在地球,哥哥上了高速火箭,火箭的速度越快,時間便越慢,於是天上一天,人間或許一年,地上的弟弟成了遲暮老人,天上的哥哥還是慘綠少年。 那是因為時差。完整文章
文/陳榮彬(本書譯者,台大翻譯碩士學程與台文所兼任助理教授) 真正的悲慘世界 根據知名作者彼得.艾克洛伊德(Peter Ackroyd)在《倫敦史》(London: The Biography, 2000)裡面所說,早在一八八○年代就有人用「深淵」(the abyss)一詞來描繪倫敦東區;可見這種說法並非本書作者傑克.倫敦自創,而另一種常見的說法則是「悲慘世界」(the neth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