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來諮詢的遺族說:若是意外離開就好了,我就能實話實說

文/高璿圭;譯/馮燕珠 多數自殺者遺族對於故人自行結束生命、做出極端選擇的事實,通常都不願意說出口。如果可以隱藏,多數人希望永遠都不要被別人知道。 還記得以前來諮詢的遺族說過:「為什麼要在外面上吊自殺?搞得左鄰右舍人盡皆知,真是太過分了。」也有人說:「要是他是出車禍意外離開的就好了,那樣我就可以實話…

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了,為什麼還要叫我振作?

文/高璿圭;譯/馮燕珠 在進入哀悼諮詢的工作之前,我對告別式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然而在見過一些自殺者遺族之後,才明白告別式這種儀式對哀悼的重要意義。 雖說年記越小,失去親人的經歷就越少,不過在從事哀悼諮詢、與一些遺族接觸之前,我也沒有經歷過那麼大的喪失。一般人也不會知道殯儀館和火葬場是如何運作的…

罪咎如同潛水艇般潛入視野死角,一旦事情發生,便浮出水面襲擊他們

文/寵物先生 從那時起他就完全變了個人 忘我地工作、一直工作 明知這樣也無法償盡 至少每個月給那人送點錢             ──佐田雅志《贖罪》 二○○一年四月廿九日凌晨,東京的東急鐵路線發生一起傷害致死案。四十多歲的男性與四名少年發生口角,於次站的三軒茶屋站下車後,少年們在月台將男性毆打成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