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輕巧的姿態承受命運打擊,撐到能夠流淚的救贖時刻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幾週前受訪,訪問者問俺關於「類型」的看法──因為她知道俺對類型有點「不屑」。俺說明俺的看法並非「不屑」,俺認為「類型」在某些情況下很有用,例如讓負責賣書的通路知道該把一本書擺在哪個櫃位,讓喜歡讀擁有類似特質故事的讀者知道該怎麼找到下一本書。但這種方…

從故事聊到最愛的披薩?——《那年雪深幾呎》作者布萊恩.弗利曼直播訪談側記

文/愛麗絲 「今天晚上,是共犯的大團圓。」光磊國際版權創辦人譚光磊前陣子於 Readmoo讀墨×mooInk 線上討論區 發文,以「眾裡尋他、柳暗花明的好故事」形容《那年雪深幾呎》(The Deep, Deep Snow),因為他的誠摯推薦,《那年雪深幾呎》在 Readmoo 讀墨電子書登上文學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