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學,把故事再說一次——專訪一月店長蘇碩斌

文/愛麗絲 「三餐對我非常重要,新陳代謝的能力有限,熱量不能消耗在不應該的地方。」出生美食之都臺南的蘇碩斌詳細說明,為了避免選擇困難,自己設定星期一三五喝魚湯、二四六喝牛肉羊肉湯,一天兩次甜點,手機存著二十家私房推薦,一家家實地考察。一如自己的作者簡介「日常以三餐、甜點及咖啡為主節奏而往復前行」,蘇…

【一週E書】命運或時代都不是什麼善良的東西

文/犁客 政客們吵國家的國際處境時,常會講棋手棋子什麼的,事實上大國把世界局勢看成棋局把自己當棋手把小國當棋子,小國又何嘗不是如此?或者說,這樣講的人總覺得棋手好像可以把棋子任意擺來擺去,但事實上,絕大多數棋子都沒法子那樣「任意」──棋子有自己的功能和限制,棋局有自己的規則和路數,這些東西取決於棋手…

馬家輝寫香港灣仔堂口,是一個關於「身不由己」的故事。

文/詹宏志 一八四二年剛被割讓的「小島」,只是個「荒蕪、地瘠山多且缺乏天然資源的小漁村」,村民約數千人;但英國人看上它水深港闊,四季不結冰,重要的是,它離「貿易目的地」一衣帶水,距離夠近,是通商的良好基地。一百多年後,你站在香港島中環一隅或搭乘一艘來自九龍的渡輪,抬頭看看那些密集群聚的摩天大樓,以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