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答/陳浩基 作品一直廣受Readmoo讀者喜愛的香港作家陳浩基,作品橫跨推理、恐怖、犯罪,甚至超自然,但無論哪種類型,總會帶給讀者大呼過癮的閱讀體驗,以及展現濃濃的社會關懷。 這樣的創作本事是怎麼養成的呢?這樣的創作風格是被誰啟發的呢?在訪問陳浩基的時候,我們得到很多出乎意外的答案⋯⋯ 完整文章
吃大人大駕光臨!代表2021年的Readmoo讀墨年度暢銷榜揭曉啦!(這句開場去年就用過啦!) 2021感覺過很快。本來以為撐過疫情爆發的2020會好一點,結果2021變成2020的加強版;但說回來,因為防疫而生的WFH之類措施,除了讓大家的各種線上工作技能大爆發之外,也讓今年的年度暢銷榜出現以往未曾出現的情況! 完整榜單,即將公布! 完整文章
大學聯考前夕,因為教科書讀得太悶,女孩躲進咖啡店透氣,意外讀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自此結下與昆德拉的緣分。 女孩進了出版業當編輯,才發現「邊喝咖啡邊讀書」這種對工作的想像就只是想像。編輯的工作當中,「閱讀」這部分鮮少出現悠閒優雅,而更多忙亂懊喪,來自編輯是一個處於作者、設計、印刷流程當中的廠商及通路當中的溝通角色。 完整文章
故事的主角面對衝突、做出對應行動解決衝突,就會開始發展出情節──很多教人寫小說的書都會提到這個概念。而主角要解決衝突,大概有兩種方向,一是從自己原有的知識技能裡找出對策,一是學習或體悟新的知識技能;當然你可能認為「逃走雖然可恥但是有用」,但這個選項其實也是衝突的解決方式之一,選了這個之後還是要靠原有技能或新學知識繼續──啊不然是要逃去哪裡? 完整文章
文/臥斧、陳浩基;整理/莊瑞琳 為什麼作品是這樣寫的? 陳浩基:從臥斧兄的後記和部落格文章,我們知道「碎夢三部曲」最初是一部作品,原設定是「主角解決事件後一併獲知自己身分」,感覺上前者為主,後者為副,但變成三部曲後,後者反而成為貫穿三作的「終極謎團」。可以請您說一下這改動背後的想法,以及難處嗎? 完整文章
因為「華文推理馬拉松」的緣故,這回閱讀榜上華文推理作品相當多;除了大家熟悉的陳浩基(作品全數上榜!)以及臥斧,華文推理馬拉松也讓人發現更多值得一讀的在地作品,有的探索社會案件的內裡,有的爬梳歷史事件的始末,有的反應台灣及香港的現實氛圍,有的根本像是預言。 而這些作品,會讓人真切而深沉地理解:能夠平凡而自由地活著,其實是件珍貴、得來不易的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