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黃彥霖 1937年4月20日,英國,BBC電台。 五十五歲的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在20年的寫作生涯之後,已是倫敦文學圈乃至英美文學界的重要人物之一。她受邀在BBC電台為一般大眾演說一系列關於文學、寫作及閱讀的講座,講座名為「無話可說」(Words Fail Me)。 但也許是因為運氣不好,吳爾芙不像同時期的T. S. 艾略特(T. S. 完整文章
文/凱文‧艾希頓(Kevin Ashton) 譯/凱陳郁文 2002 年春天,伍迪‧艾倫(Woody Allen)做了一件生平沒做過的事,他從紐約飛到洛杉磯,打上領結,出席影藝學院的年度盛事──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伍迪‧艾倫已經得過三座奧斯卡獎,提名其他獎項達十七次,包括多次入圍最佳劇本,但他從來沒有參加過頒獎典禮。2002 年,他的電影《愛情魔咒》(The Curse of the 完整文章
文/陳國偉 寫完小說後,我會拿給幾位友人閱讀,其中一些因為讀了想太多。想太多的初期症狀只是起紅疹,接著才會對整個環境與自己的存在感到噁心。後現代的去中心麻藥退了之後,麻木感跟著消失,周圍的建築、紅綠燈也會跟著崩毀,所有的意符都不再穩固,取而代之的是艾略特(T. S. Eliot)的〈荒原〉,那個「四月是最殘酷的季節」的無邊無際現代主義焦慮。 完整文章
文/伊俞(古書店住客)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原先我一想到自己一死,生前那個經驗寶藏勢必隨之陪葬而悲從中來,但現在想到,如果長生不死,獨自扛著那發霉的、壓迫人的、褪色殘缺的記憶重擔也教人難受。也許最好的辦法是:在上天賜給我仍能健在的時間裡,繼續將訊息留在瓶中傳給後世之人,然後平靜地等待著被聖方濟稱為姊妹的死神到來。 ──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