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北川舞

李若維的私密日記

身為一個前妻的孩子,我的角色就像是一根刺,讓人碰不得卻也拔不掉,或許,給了這個家隱隱作痛的感覺,才能令那些大人記住我的存在。

在一個分分合合的家庭裡,我該恨的人是誰?是出軌的人、背叛的人、還是介入的人,無論是哪一個,都已令我陷入痛苦的深淵而無法自拔,尤其是當你發現到恨錯了對象時,那種糾結和否定會徹底的把人給擊潰。原以為離開的人是被逼得,留下的人是自私的,豈料真相竟賞了自己一個重重的巴掌,儘管我生氣、難過、失落,但卻無法真正地去恨,因為心碎的事實讓人連恨的動力都潰散了。

「媽媽!」我可以叫另一個女人媽媽嗎?
「阿姨!」我叫了妳媽媽後,妳當真就會愛我了嗎?

為什麼這種事沒人可以告訴我答案,當年,這種選擇對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小孩來說有多難呀,可為何妳們卻不知道。明明一直都有爸有媽,為何總覺得離幸福如此遙遠,或許身為一個錯愛後的結果,就注定要有苦澀的滋味,是嗎?

《且愛且恨且存在》話外篇:前妻孩子的呢喃

面對一個不完美的家庭,獨自沉思的李若維-by 插畫家 沈芷伃

李若維對愛的回應方式其實是正常的,任何人在安全領域受到侵犯後,總會試圖拉起警戒、奮力抗拒,更何況她還有如此正當的理由可以去仇視出軌的父親與奪愛的阿姨,以至於她恨的理所當然。也許扛在她身上的刺,只是為了報復自己在大人生命中的地位過於渺小,渺小到離婚不用問過她,再婚也無須經過她同意,所以只好選擇無聲的抗議,縱然她對這一切無法接受,可卻又不得不去承受,於是,最好的方式便是各過各的生活,但卻不能讓做錯事的人太過好受。

她穿上一副戰袍,揭起一張旗幟,站在家的城堡,宛如被軟禁,也彷彿只是尊雕像,直到王思妍摧毀掉她對恨所建立起的信念時,她固守的世界戛然崩解,本該無辜的自己,霎時像是犯了罪的傻蛋般,不知該脫下戰袍還是就此殉葬,她不懂那些大人的邏輯,只知道自己好傻。畢竟,每一個人都想被人喜歡、被人疼愛,就算是陌生人,彼此之間也依然會有這份期待存在,但她卻硬是壓抑住對愛的期待,用恐懼、猜忌還有等待來填補那份空缺,好讓誤解、矛盾與對立來取代愛。

十年的對峙,絕對不是那輕易便能忘懷,所以唯有真正的剝奪,才能讓一切有所改變,因為,幸運的人總得在不幸過後,才會發現自己原來是幸運的。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愛可以按照自己要的樣子來剪裁?《且愛且恨且存在》的創作歷程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書名與封面的由來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角色設定
➨➨【北川舞的創作幕後】《且愛且恨且存在》話外篇:熟齡女子的心語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tephen Brace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