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黃子欽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所以你滿早就有意識要自學嗎?

我高中是念復興美工,那時就很愛畫圖了,大一則決定要去打工或工作,因為沒有相關經驗,所以自然而然會考慮未來想要從事什麼。那時決定要從事與畫圖或設計有關的行業,所以才會都找這方面的工作。

所以你很精準,很早就自覺要做繪圖或設計,沒有去做建築景觀等其他方面。

因為我也不會那些(笑)。

那《蘑菇》是畢業之後去的嗎?

沒有耶,那個年代夜校要念五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大三開始在蘑菇工作,一直做到畢業,畢業之後又待了一、兩年才離職。

《蘑菇》一開始風格滿清新的,有日式雜貨情調,有生活、樂活的風格,在當時算走得很前面。後來這種風格流行起來後,市面上就越來越多了。

我也還滿喜歡《蘑菇》的。當時誠品書店剛出現,台灣獨立雜誌也還沒有那麼多類型可以選擇。蘑菇剛出來的時候我去逛敦南誠品,看見雜誌疊得像柱子一樣高,陳列很明顯,一本又只賣一百元而已,很便宜,小小的很好帶走。我有個習慣是會去注意台灣出版的獨立雜誌,尤其是第一期我都特別買來保存,《蘑菇》發行第一期我就把它買下來,因為喜歡,也有在留意它有沒有徵人,抱著不管怎麼樣都要進去的想法。

何時開始用插畫做語言?你在學生時代就會用電腦繪圖嗎?

以插畫作為設計語言是從一開始就如此,不過我學生時代不會用電腦,工作以後也不會用電腦,是邊工作邊打電話跟同學求救的(大笑)。我記得剛去建築師事務所時,我很誠實,都有跟老闆說我不會,老闆也都知道(笑)。因為夜校的關係,有些同學有幾年工作經驗,如果遇到不會的部分,我就會打電話跟同學問「怎麼辦」,同學會在電話裡指導我,教我怎麼完稿,不然就是趕快去學校求救。那時學校的課程還沒排到教完稿,還沒學 Photoshop 跟 Illustrator,所以都靠同學。

就是有趣跟好玩吧,要不然為什麼要做?──與插畫家王春子對談(一)

同學為什麼都會?你在夜校裡是比較年輕的嗎?

念夜校會遇到很多工作經驗比較久的人的人,不像一般大學那麼單純,而且我的好朋友剛好年紀都比我大,有些甚至高中就開始打工。他們比較多社會經驗,所以問題都是尋求他們解決的,包含上班的煩惱也都是同學幫我開導。其實學校生活真正教我的幾乎都是同學。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會把工作帶回家,同學會問我現在在忙什麼,如果我回答是工作,他們也會告訴我「下班就是要下班,工作就是不能帶回家」。假如職場上遇到挫折,同學也會教我看開一點的方法,還滿好玩的。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