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我用平常跟朋友聊天的方式來做這個採訪,但限定一個時間點,在這之前抓出重點。人與人的對話,總能打開最大的經驗值,而且產生不同的提問和互動。

一開始接觸職場時,會跟自我有衝突嗎?比如工作會要求你做畫的風格,跟你自己原有的風格會有衝突嗎?

因為我待的公司都是小公司,比如在唱片公司時都是音樂人,不會美術設計,所以細節不會要求那麼高,然後他們都是很直覺式的,如果喜歡你這個人,就是你做什麼都很好。當然我應徵會被錄取也是喜歡我的作品,所以不會干涉太多風格的事。去蘑菇以後,裡面都美術設計有關的同事,工作氛圍就有差別,對視覺要求比較高。如果要說受影響的話,《蘑菇》那邊影響比較大。

最早《蘑菇》的職缺是完稿人員,但我那時候只會 Illustrator,還不會 Indesign,去的時候就跟老闆說我不會完稿。老闆都是美術系出身,也還滿喜歡我的圖,所以就把職缺改成設計,如果公司有插畫案子就發給我畫。其實公司也不太會要求我改變什麼,因為不會的就是不會,沒辦法改(笑)。

草莽是成長生活的一部分,繪畫則更能展現內在本質

《蘑菇》特色在於從一開始它對於版面或是照片就有看法,很清楚地知道做到什麼程度就夠了,不用再往上加,對於拿捏很有見地。他們也有帶入一些比較樸素的筆法,材料比較原始,也很直接。

其實在《蘑菇》學到很多,包括技術層面對我影響很大。蘑菇有接案也有自己的品牌,接案如果預算較高,就能做出比較特別的東西。說起來我的運氣還滿好的,我的畫本來就不是很精緻的類型,風格很適合在那裡學東西。

就是有趣跟好玩吧,要不然為什麼要做?──與插畫家王春子對談(一)

我印象中你的老家在艋舺,蘑菇後來搬到民生社區、中山站甚至是大稻埕,你覺得有什麼差異嗎?

我覺得萬華跟所有的台北地區都不太一樣,如果以漫畫來說,就像是異次元空間。雖然萬華在熱鬧的市中心,可是你一走進去,裡面的人、事,與外面彷彿隔了一層膜。可能因為發跡早,歷史悠久,裡面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早期在台北找機會工作、打零工的人也住那邊,因此有不少違章建築。我爸媽家是那種一、二層樓的老房子,坪數很小,有斜屋頂、老瓦片、木頭地板,回家要走跟防火巷差不多窄小的巷子。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