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戰鬥民族把警車當成小黃!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那個時候,戰鬥民族把警車當成小黃!

有一次甚至連救護車也停下了,車上還有個醫護人員,他們的說法是「反正要回醫院也『順路』,那就順便載你吧!」就這樣我也上了救護車,心中不禁莞爾。

那個時候,莫斯科機場外的排班計程車幾乎由黑社會壟斷,當時我剛完成了一趟旅程,拖著行李想坐計程車回學校宿舍。我問一個貌似角頭的領班,到莫斯科大學的費用,但金額比我前往機場時高出許多,讓人無法接受,此時我表明「太貴」,轉而道路上攔街車。馬上攔到一輛街車接受了我的價錢,沒想到立即出現三、五個彪形大漢警告那個司機不准載我,否則要他好看!被暴力脅迫的司機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馬上跟我道歉且落荒而逃,我倖倖然跟那些滿身刺青的「好漢」說:「好,我去坐公車可以了吧!」沒想到角頭領班居然問我多少錢才願意搭他們的車,最後銀貨兩訖,順利回學校,第一次與黑社會交易順利完成。

那個時候,戰鬥民族把警車當成小黃!

1999 年盛夏,交換學生的時光結束,幾個月後普京上臺,「俄國版的經濟起飛」開始,「真正的」計程車生意才起步。

起初計程車數量少,電話叫車後往往需要等待,少則三十分鐘,若遇到塞車,也可能等到一小時,相當不便,此時還找得到少數私家車,像以往一樣,停下來議價。

不過如今真的方便多了,只要下載 App,輸入起點、去處以及出發時間,價錢也清楚標出,等到車來了,再以簡訊通知車型、顏色以及司機姓名,如果司機無法確定乘客的位置,還可以透過這個 App 通話。在機場,計程車公司也設點並派駐司機排班,有趣的是,不知何故這個 App 在手機上顯示的名稱是「格言」,或許「快樂叫車,平安抵達」對於司機與乘客來說就是種格言。

另外,和臺灣一樣,俄國的司機也是聊天的好對象,有的還粗通英文,會介紹一些旅遊書上找不到,只有在地人才知道的特別景點,電影《終極警探:跨國救援》中的麥克連(John McClane)警官在莫斯科搭計程車時,也遇到了熱情的計程車司機,如果有機會坐上俄國計程車,可別只顧著發呆看窗外喔!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獎落俄羅斯!

  1. 過去你可能沒聽過她,但現在你應該要認識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亞歷塞維奇……
  2. 《齊瓦哥醫生》反思革命 巴斯特納克被迫拒領諾獎
  3. 車爾尼雪夫斯基:文學的主要作用在於戰鬥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

延伸閱讀:

  1. 從集權到民主
  2. 民主的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