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伊格言

伊格言

他寫作,他思索,他想觸摸心智的邊界,他在追尋一切的謎底,他用想像力重新定義了小說。

文/伊格言

外邊世界 小編碎碎念:啊?PowerPoint的哲學意義?「PowerPoint本體論」?我從來沒想過這件事!
  
這是投影片的年代,這是PPT的年代。所有授課教師都與它牢牢地綁在一起,沉到最深,最底了。

是的,雖則身為鄉民(不太酸的那一種),但我要說的是PowerPoint,PPT,而非PTT(PTT之形上學是為另一大題,且容後另文再述)。作為一眾授課教師最令人髮指的備課惡夢之一(曾幾何時,我們被迫做出一份又一份PPT,青春消磨,齒危髮禿,時間在延長著,這不是最後一張了嗎?),資料顯示,微軟公司在1987年以1400萬美元收購了PowerPoint及其發行公司Forethought,而自1990年起,PowerPoint便成了 Microsoft Office套裝軟體成員。值得注意的是,PowerPoint的處女版本亦發售於1987年稍早,但並非Windows版,而是Mac版。

此事具體而微地揭示了PPT的本質:在風格上,它的核心是圖表,是「視覺化」;而這正是它原屬Mac OS系統原生程式的主因。它當然與早期的Microsoft全不般配;它搭上的是麥金塔系統圖形界面的風潮──不,或許那不該單單以一「風潮」稱之,因為後來的歷史我們如數家珍──九〇年代,麥可‧傑克森還能跳,Mac還像隻無頭蒼蠅,而圖形界面被Windows系統襲用之後躍居主流,Windows 95、98等明星產品接棒稱霸作業系統市場,蘋果公司則一臉茫然,直至iPod時代才鹹魚翻身。於是,整個漫長的90年代後半與21世紀初,叛將般的PPT伴隨我們長大,直至今日。我總開玩笑地想,這時候是否該有人附耳對PowerPoint說聲「莫忘初衷」呢?(喂,PowerPoint,不要忘了你原來的身份呀!加油,好嗎?)

近日臉書觀文,楊照提到了PPT此項演說或授課配備,評價是負面的。他以美國記者Malcolm Gladwell針對PPT的深度報導(其結論為,PPT正在使美國人愈來愈笨)為材料,述說對PPT的觀察:首先,PPT對圖表與視覺化介面的強調加重了聽眾的視覺依賴,也因此聽眾並不真正有感於自己「聽」到了什麼論述;而僅僅專注於自己「看」到了什麼。其次,由於上述習慣,聽眾們遂懶於自行(於筆記本、於腦中)對聽講內容進行初步整理,而過度依賴PPT所給予之重點提示。PPT演講者所事先「規定」的重點被強制植入了聽眾的腦海中,是以,當聽眾養成此種依賴習慣,則聽講之歧異性將被大幅取消。這使演說者與聽講者無法如「前PPT時代」去「合謀」完成一場類似作者與讀者共同創造的旅程──它使得聽講變輕鬆了,變簡單了;也因此而同時使得可能存在的激盪與思想火花熄滅了。

我完全同意。這同樣是傳播學者麥克魯漢那句經典名言「媒介即訊息」(Media is Message)的最佳註腳;媒介總有自身之特性,而其特性則相當程度決定了內容。我自己也是個少用PPT的演講者──少用,但並非完全不用。我認為有二件事與Gladwell和楊照所提的概念相關:首先,PPT確實如此,這近乎著毋庸議,但這正是因為,PPT原本就是一套商業軟體,它的主要目標原本在於說服客戶購買自家產品或服務(喂,老兄,你看我們的無人飛機殺人機這麼棒,快買個幾台吧?),而不在提供思索。相反地,PPT恨不得取消客戶腦中的任何思索。易言之,PPT的目的確實在於洗腦,而非邀請受眾參與一場精采絕倫的思辯。我們亦可如此推論:當一位希望與聽眾共同思索、或傳達一段深刻曲折之思辯過程、或專注講解某些細節(例如小說、例如繪畫、例如裝置藝術、例如電影美術、例如場面調度──作品之細節對它們何其重要)之講者使用PPT時,他即是偏離了PPT原初設計概念的航道。他把PPT用在了原本不屬於PPT的地方。

此其一。第二,你不覺得Gladwell對PPT的評論聽來十分耳熟嗎?你不覺得那和「電視使兒童變笨」的說法不謀而合嗎?是的,那正是「視覺化」的原罪,若說電視影像部分剝奪了兒童鍛鍊想像力的機會,那麼同樣身為視覺化大軍之一員,PPT會使受眾懶於思索,簡直理所當然。但回到第一點;這其實正中下懷,它當然寧可受眾不思索──究其實,它是個道地的催眠程式(買吧!買吧!快下訂吧!),而非優良教具。

如此說來,PPT果真一無是處?非也,非也,在此,我們有本位主義的嫌疑──PPT最適於推銷,並非全然適用於教學,這固然是事實;但山不轉路轉,它也並非「不可能」用於教學。方法不難,只要不被PPT約定俗成的「風格」制約即可。PPT的「風格」是什麼?當然,如上述,是圖表,是「分項要點」,是視覺化。換言之,我們所應有的信念是,不要害怕做出一張滿滿都是字的PPT──儘管那令人直覺上感覺「這不是PPT」。我之所以知道有人這樣想,是因為我曾被搞不清楚狀況的演講主辦單位修改過PPT──他們並無惡意,但在收到我一張張塞滿文字的PPT之後,便自動自發好心將之「修正」成了分項要點的模樣。我事先並不知情,遂傻在當場,極力保持鎮定,變身hold住哥,單憑記憶千辛萬苦hold住全場,一身冷汗。天知道我講的是小說,是藝術,理論上任何形式之藝術均極依賴細節之經營;而在發現PPT被「分項要點化」之一瞬間,我失去了所有細節。

Welcome to the PPT world。這就是PPT世界,PPT之形上學,PPT之本體論。它在乎的是推銷,不在乎細節,不在乎思辯,理論上,甚至也不怎麼在乎可能的邏輯。它有時好用,但它人如其名,「有力的點」(PowerPoint)或許即是它唯一的關切。除了「媒介即訊息」之外,這尚且點醒了我們,切勿試圖以PPT呈現一切。不是所有內容都適於被如此「present」的。教學有重點是好事,但我們終究得小心被PPT「改變」或「形塑」了的那些部分。對了,我忘了說,首款Excel原本也是為了Mac OS系統開發的──說到這裡,我們應該不再感到意外了,是吧?

繼續閱讀: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