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心怡

對作家而言,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機會譯成外文、進軍世界舞台,絕對是一大肯定;不過,我們也許會「理所當然」想像翻譯成英文、德文或者法文、日文……好吧,簡體中文這幾年也是趨勢,但是如果是泰文、韓文或者越南文呢?

「我曾經好不容易把《每天來點負能量》的版權給越南,覺得十分開心──因為從來沒想過可以把書授權到越南!」時報出版公司版權室副主任楊弘韻很認真、但也不忘幽默地娓娓道來「出賣」越南版背後不為人知的曲折。從大塊文化版權到版權博達著作權代理公司,楊弘韻累積極豐富擁的版權經驗。

每天來點負能量》與《表白》是典型的網路紅人,粉絲人數分別超過六十萬與七十五萬,《每天來點負能量》已授權簡體中文、泰文版和越南版,《表白》則已授權簡體中文與韓文版,這兩本書外譯的共同特色是先打入我們比較不熟悉的亞洲市場。

英日文版不好賣,東亞就好賣?

光磊國際版權經紀有限公司創辦人譚光磊與BFT專案版權總監張茂芸曾指出台灣兩大迷思:每年美國出版書籍裡,翻譯書僅佔3%,比例之低,因此外譯不等於英譯;另一個迷思是,更保守的日本書市幾乎沒有翻譯書的生存空間,連全球熱賣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與《飢餓遊戲》都在大和民族國度裡踢鐵板,台書日譯的可能性並不因台日友好關係而理所當然加分。

反倒是其他東亞國家,才可能是台書外譯的最佳選擇。例如,夯到不行的中國電視劇《瑯琊榜》就成功打入韓國市場,雖然這是電視劇,但韓國對國外娛樂出版業的接受度的確比日本大許多。

任職於韓國大型出版社「時空社」(Sigongsa)的版權總監宋庭夏(Jungha Song)指出,近年來,韓國書市的中文翻譯書籍已經躍昇第五,僅次於英美日,且中文翻譯書籍越來越多,其中又以人文史哲類書籍為主,比純文學高,尤以儒學思想類的書籍深受市場喜愛,「韓國出版商愈來愈重視台灣與中國人文類書籍的翻譯作品」。

除了韓國,我們可能不知道台灣熱銷的《乞丐囝仔》、幾米、彎彎與侯文詠的作品,早就打入泰文書市。泰國出版社Legend共同創辦人之一Sirithada Kongpha說,從台灣引進這些作品,都深受好評,銷量也好,泰國讀者尤其喜歡閱讀功夫與武俠小說,然而一個潛在的問題是,「泰國多數人對於簡繁體的差異不是很了解,我覺得台灣出版社可以再多花點心思把書外譯到泰國。」Sirithada Kongpha仍看好台書泰譯的空間。

為什麼要版權代理商?

曾在版權公司手引進國外暢銷名著《秘密》與《虎媽的戰歌》的楊弘韻,把過去的經紀商角色異位成為出版社的版權負責單位,要把台灣出版品翻譯外賣,兩種角色有何不同?楊弘韻說,台灣出版社與版權公司之間的信任關係還有加強空間,例如,多數出版商無法理解為何需要付錢給版權代理商?與專業質優的版權代理商合作的差別是什麼?「站在編輯或者出版社立場,都會覺得自己的書很好,為何賣不出去?我想我的工作經驗可以模擬版代的角度,來跟出版同仁溝通,讓他們知道版代或者國際書市在想什麼。」

宋庭夏的建議是,出版社可以多與不同的版代合作,不要單靠一家,因為每家版權經紀都各有專長,能依照不同類型書籍找到最適合的代理商合作會越好。

各國刺激買氣手法

宋庭夏面臨的出版壓力是來自政府政策。2014年韓國推出圖書定價制,導致買新書的人口越來越少,大家可能都會看一看就放回去,或者去圖書館閱讀,書籍銷量銳減,「大家都會抱怨新書太貴了!」宋庭夏說。因著定價制度衍伸的第二個挑戰是:二手書店崛起。宋庭夏用「圖書定價副作用」形容雨後春筍的二手書店,因為當大家都往二手書店期待時,就會擠壓一般通路的生存空間。

宋庭夏任職的時空社,翻譯了許多知名文學作品,包括已故義大利作家安伯托‧艾可的系列作品、艾勒里‧昆恩的偵探小說、哈金以及柳原漢雅,最近也準備將珍‧奧斯汀的文學作品重新出版。這些都稱得上是文學經典,但讀者並不買單,宋庭夏說,因為圖書定價制不能打折,所以行銷方式變成送贈品,送久也膩;若要依靠媒體曝光,傳統媒體也式微中,大家不看報紙電視,曝光成效自然也不會好。

文學書籍銷量減少的困境,除了台灣、韓國,在泰國也面臨同樣問題。Sirithada Kongpha說,泰國文學書籍必須仰賴作者在網路社群平台上不斷與網友連結推薦,這些類型書籍也會有小型讀書會或者讀書俱樂部,這也會讓比較小眾的書籍可以維持在一定銷量。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犢月刊NO.46:一本書是怎麼在全世界遊走的?──國際版權市場現況》!►►

2015版權營專題回顧:

  1. 利用全書英譯,讓少數語言作品登上國際舞臺──小國突圍(一)
  2. 觀察書市風向,悅知文化以自製書打開海外授權商機──小國突圍(二)
  3. 多想一點、多交朋友──小國突圍(三)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