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文/蘇民

日本設計師盧沢啟治的新書《On Honest Design》提到創建具有誠實的設計,他於2011年在日本開啟的「石卷工坊」,從原是一間沿海地區的商店街,轉型成為致力於活用DIY技巧的家具工作室,設計師與志工們從開放經濟的角度,與設計的相互交集下,融合產出文化的新面貌。

台灣的921、日本的311,這兩個影響兩國極大的天災,隨著時間經過,以「企業」誕生的思考來看,石卷工房讓其中的「復興Bar」一店成為當地的傳奇,並延伸成為城市樣貌與對外發聲場所的公共空間代名詞。地震發生那年,蘆沢啟治為星空電影院活動設計椅凳,並跟高中生們一同完成了四十張椅子,爾後加入捐助石卷工房的行列,其後「手工打造」成為非營利永續經營的石卷品牌,也於2012年獲頒「Good Design獎」成功創造新興商業模式。

我想起第九屆遠東建築獎為遠東企業集團所舉辦為中國與台灣兩地建築師作品。2017年3月27日,第九屆遠東建築獎新聞在給予非持有建築師執照的年輕建築師與最後應該「維持一定的高度」的結論後,選擇出代表台灣的建築專業者,但沒想到四天之後,其中一位入選者孫德鴻宣布退選,並在個人臉書發佈聲明,引發爭論。

2003年我獲得第四屆遠東建築獎的傑出獎,想起當年上台領獎時,心中既高興又沮喪,一方面很高興能在那樣的競爭下勝出,一方面則對自己的建築前途充滿不安,遠東建築獎來得正好,困頓之中如同一針興奮劑⋯⋯

然而藥效終究退了,隨著我對建築本質以及社會議題的思索,這座獎牌慢慢地不再亮麗如昔,幾個月前終因不忍卒睹而棄養,因為停產多年的我,如今佔滿心頭的,早已不是獎項。

一方面讚嘆著評審們的專業態度,另一方面卻又無法不側目這個獎項背後的遠東集團,尤其新近才剛發生了亞泥新城山礦場延照20年的事件⋯⋯

面對這樣的集團,我終究無法人歸人事歸事,我心中期待的台灣未來,應該是一個減量興築、緩和開發的世代,雖然這樣的期待跟建築產業有著嚴重的矛盾,但卻是殘餘環境與後代子孫唯一的機會,即便悖離建築圈的主流價值,即便悖離經濟成長率的無盡宿命,我仍如此期待著,我仍如此期待著!

孫德鴻建築師憑藉他自己的意見,以「誠實」做出自己決定與信念同時,即便不說勇氣或道德,在這件事所批評在背後資源分配與自然依存的高度,並不低於美學教育或是如同目前正在改革的採購法制度。

其實理解與包容可以多元,但是做出決定則不然,特別是一個道德上的選擇,這份選擇超越建築專業、一個對土地信仰的選擇,在網路平面的環境讓一個建築師退出知名建築獎項的「這個事件」,則成為台灣長年逐漸形成土地信仰的過程中在環境保護與尊重這一步再度獲得啟發。

回看台灣有蓬勃發展的設計力,設計師們在台北街道上一間一間的小店百花齊放著,如何延伸設計注入經濟力,讓更多的文化得以創造新興商業模式並永久延續?回到亞泥與政府,這是一個實踐思辨的機會,讓我們相信;自從2013年至今,我們還能相信改變成真。除了「維持一定的高度」,也逐漸讓「價值具有高度」。

蘇民

「CxCITY從我到我們」召集人。從近期的optogo外帶國家館、Taiwan Redesign、Citizens of Tomorrow未來市民、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CxCITY以不限特定專業、年齡與價值觀限制的跨領域多面向組織自居。以聯合策畫的方式跨界尋找合作,致力於建立群眾與都市間溝通的平台。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社會裡的企業價值:

  1. 如何打造社會企業?以人為本的新商機帶來幸福經濟
  2. 不創新的大企業, 再見了!
  3. 水果擺得好,客人來到飽,徐重仁的全聯改變學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