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不管用戶是否使用産品,但是他買了,滿足了自己內心的焦慮,就是産品的功能之一;『買了不看』是媒體人的思維,是傳播衝動的心理作祟。」

當初讀到《羅輯思維》的羅振宇這段話,心臟跳動了一下。羅胖是勇於挑戰社會既有認知框架的人,他的論點縱使是錯的地方,也常常可以帶來一些思考與討論。

「媒體人思維」、「傳播衝動」,無不踩中現代編輯人的痛腳。溝通大師理查.伍爾曼說:「成功的溝通不僅是訊息的傳遞,更必須讓閱聽者知之、悅之、記之;除此之外,都不能稱為有意義的溝通。」

不考慮讀者能不能理解、閱讀過程有沒有趣味、讀後可不可以有所收穫,「買了不看」的產品能算是傳播嗎?能算是溝通嗎?

羅振宇對商業和網路的獨到見解,當然對媒體人帶來不少啟發,但我們實不必把他當同路人,他更多的是像一位廣告人或推銷員;而無論是廣告人或推銷員,他們在意的都是成交,而不是溝通

《羅輯思維》在中國的成功,是社會「知識焦慮」與「名人(崇拜)文化」的內外媒合。羅振宇販賣「知識焦慮」,就像現代廣告人販賣「肥胖焦慮」一樣,以身材姣好的名人代言,而不過問真實效益

其實,這些「幹了幾十年媒體人」的羅振宇都知之甚詳:「很多人說我們這個産品有點像健身房,健身房辦了卡不來很正常,但是並不意味著這個産業不成立。」

備極推崇《羅輯思維》的人,往往恨不能在台灣複製這個商業模式。但這個這麼強烈的願望這麼久沒有被實現,其實就已經說明了,除了人口規模外,兩地的社會心理是有落差的──在台灣,「知識焦慮」與「名人文化」已經舒緩許多了,就像出過水痘一樣,再被傳染的機率也不高了。

但這不表示台灣沒有「知識焦慮」與「名人文化」,只要我們看看堆滿二手書店倉庫的退燒暢銷書,大約也可以估算出台灣應該有相當的出版品,是靠著這種消費心態被販售出去的吧。

在評比文化、競爭思想、功利主義像空氣般無所不在的資本社會裡,焦慮幾乎是現代人難以逃脫的生存本質。從減肥、壯陽,到喝一杯咖啡、讀一本書,現代「商品」的功能,多少都在滿足這種社會文化塑造出來的「虛假需求」── 每個消費背後都包裝了一個救贖的承諾、一個重生的烏托邦。

在出版業,「愛情焦慮」造就了瓊瑤,「成就焦慮」造就了商業型週刊,「金錢焦慮」造就了理財類雜誌,「八卦焦慮」造就了休閒刊物,「風格焦慮」造就了文青出版品,「意義焦慮」造成了心靈雞湯與肉湯。多元的社會追求多元的價值,也就有著多元的焦慮,這是台灣市場與中國市場較不同的地方。

當然,中國社會的「知識焦慮」也只是反映深層結構的表層現象,不管「羅輯思維」利不利用這個「風口」,這現象都是存在的;畢竟,廣告人只是社會結構裡揣摩上意的弄臣,而推銷員也僅是狂熱的馬前卒

只是,利用這種社會集體焦慮來販售商品,卻又發自內心的不在意成效,縱使我們不必高調地談論商業道德,我想,從編輯人的角度,「羅輯思維」也不必太過被吹捧吧。

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是我們無能為力的,但至少我們也不應該視之為理所當然,或堂而皇之,甚至沾沾自喜地,助長這些現象像瘟疫一樣四處漫延啊!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人人有焦慮:

  1. 翻開歷史,不管哪個時代,都有名人為公眾演說焦慮不已
  2. 運動會讓大腦知道:焦慮其實是種認知錯誤
  3. 失眠、頭痛、心痛紛紛找上門,為什麼我比較容易焦慮?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