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粗略來說,「自相矛盾」的意思是指你相信一組不會同時成立的事情,例如「小青是女的」跟「小青是單身漢」。不管是在生活上還是邏輯上,矛盾都不好,不過背後的原因不太一樣。

在形式邏輯領域(formal logic),大家不喜歡矛盾,是基於一個有點宅的原因:在古典邏輯(classic logic)系統底下矛盾會蘊含所有事情,這會讓你的邏輯系統失去功能。這些技術細節你沒必要知道,不過如果願意了解一下應該滿好玩的。(如果你不想了解,fine,跳過下一節)

哲學家為什麼不喜歡矛盾?

粗略地說,事情是這樣的:

  1. 首先得先來個矛盾,因此讓我們假設「小青是隻水母」和「小青不是水母」都為真。[1]
  2. 再來,讓我們介紹一個新的句型:「要嘛 P,要嘛 Q 」。這種句型的特色在於你可以把 P 和 Q 任意代換成其他有真假值的語句,並且,只要 P 和 Q 其中一個為真,「要嘛 P,要嘛 Q 」整句話就會為真。
  3. 既然小青是隻水母,那麼,不管我們把 Q 換成什麼,「要嘛小青是隻水母,要嘛 Q 」都會為真。在這裡讓我們姑且把 Q 代換成「台灣的首都是宜蘭」,因此我們得證:要嘛小青是隻水母,要嘛台灣的首都是宜蘭。
  4. 你應該可以理解,「要嘛 P,要嘛 Q 」這種句子有另外一個特色:如果整個句子為真,但 P 不為真,那麼 Q 就為真(把 P 和 Q 倒過來說也一樣)。
  5. 根據(3),「要嘛小青是隻水母,要嘛台灣的首都是宜蘭」為真,而(1)告訴我們「小青不是水母」也為真,所以我們可以得出「小青是隻水母」不為真。(確實,(1)同時也宣稱「小青是隻水母」,而我們在這個步驟完全忽視了這件事。不過古典邏輯系統並不要求我們必須檢查特定的語句才能做特定的證明:你只要湊齊需要的材料,就可以用規則證你想證的東西)
  6. 根據(4)和(5),我們得證:台灣的首都是宜蘭。
  7. 回到(3),想一個你喜歡的句子,用它代替「台灣的首都是宜蘭」,重複接下來的流程。

如此一來,不管你想證什麼都證得出來。這個結果很荒謬,而且會讓邏輯期中考變得變得太容易,哲學家不喜歡這樣。[2]

一般人為什麼不喜歡矛盾?

大部分人都不喜歡矛盾。你不需要是個念哲學的,甚至也不需要修過基礎邏輯,只要心智正常且對中華白海豚有基本的了解,就足以讓你發覺矛盾這種東西有點怪怪的。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喜歡矛盾,大概不是因為矛盾可以推論出任何東西,而是如果一個人自相矛盾,我們會難以理解他的想法

當然,我們都可以理解,某些決定內容龐雜、事關重大,所以人不會輕易下判斷,並且可能陷入一段時間的「矛盾」處境,例如:

  • 小張:我想念哲學,哲學看起來滿有趣的。
  • 小張:但是哲學文憑對大學之外的工作沒什麼幫助,而且少子化已經讓哲學系開始倒閉了。

小張對於要不要念哲學系感到矛盾,不過這裡的矛盾其實並不代表他(如同文章一開始定義的那樣)持有不可能同時成立的信念。他認為哲學有趣,並且認為哲學文憑在市場上沒有優勢,這兩者並不矛盾。小張的處境與其說是矛盾,不如說是慾望衝突,慾望衝突很正常,每個人每天都會碰到,並且也不代表理性上的缺失。

比較值得注意的矛盾,在我看來,通常發生在說理的時候:當你跟別人說明為什麼他該接受某些說法的時。當我們指責別人自我矛盾,而這種指責真的有道理、值得在意,通常也是發生在這種時候。

小張正在為大學校系苦惱,因為他喜歡哲學但知道哲學系畢業不好找工作,這種慾望衝突很常見,如果你因此指責他矛盾,他大概只會覺得這干你屁事。然而,如果小張試圖說服你相信哲學系是個好選擇,給的理由卻看起來有點矛盾,那你的指責就會比較有道理。例如:

  • 小張:你該去讀哲學,因為哲學可以教你明辨是非。
  • 小張:而且哲學討論沒有對錯,感覺很有趣。

即便你善意地理解,認為上述兩個說法可能不見得真的有矛盾,至少你也會認為舉證責任在小張身上:小張應該多給一些解釋,說明他的「哲學可以教你明辨是非」和「哲學討論沒有對錯」之間真的沒衝突。在他提供好的解釋之前,我們不該認為自己可以同時接受這兩者。

矛盾的案例探討:NCC和政大

有時候有沒有矛盾並不是很好判斷,2017年六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定不處罰一則反對同性婚姻的電視廣告,根據報導,NCC說這則廣告:

「⋯⋯內容雖有些誇大和不正確訊息,恐誤導視聽大眾,但在此議題上,需要更多的社會和解與包容,因此決議不予裁罰。」╱蘋果日報

你可能覺得這個說法有點矛盾:同性婚姻和性別歧視是當代社會的重要議題,我們討論的那則反同廣告正在使用誇大和不正確訊息來阻礙社會的和解與包容,而NCC卻認為,不處罰這則廣告,會對社會的和解與包容有幫助。

然而,就算一個行為阻礙了社會的和解與包容,這是否代表對行為者發動懲罰,能幫助社會的和解與包容?我們至少得在反同廣告的脈絡下給這個問題正面的答案,才能讓NCC的說法更接近矛盾。

另外一個例子是政大。在2017年的畢業紀念冊上,政大校長周行一的頭像旁邊被打上淺淺的「土皇帝」三個字。「土皇帝」是周行一當上校長之後的綽號,顯示學生們對他治校風格的看法。根據報導,畢冊製作小組宣稱這是因為他們在檔案上開玩笑最後忘記刪掉,而政大表示不會懲處,因為他們:

「⋯⋯秉持尊重學生言論自由與自主權,相信學生是無心之過。」╱自由時報

你可以既相信學生是無心之過,又相信學生有言論自由這樣設計畢冊。不過,如果你要表達校方不干涉也不懲處的理由,你只能在其中選一個,因為:

  1. 如果校方不懲處,是因為認為學生無心,代表校方認為:如果學生是有心的,就會被懲處。
  2. 然而,如果校方是因為尊重言論自由而不懲處學生,剛好代表一件相反的事情:即便學生是有心的,也不會被懲處。

如果我必須用伍佰塊賭NCC和政大誰發表了自相矛盾的言論,這次我會賭政大。不過你看得出來,就算是這樣,政大的矛盾其實在當初也不算顯而易見。並且政大或許也有辦法加上一些事後補充,來說明他們其實沒有自相矛盾。

所以,生活中矛盾代表什麼?

如果NCC和政大被迫回應這篇文章,他們會怎麼說?發想一下可能的內容,你就可以理解,即便在討論時成功地指控對方自我矛盾,這通常也不會是一個 K.O.,頂多只是在促使對方說更多東西來解釋或釐清自己的想法。不過如果你把討論當成一個彼此挖掘論點的過程,能有這種效果也已經夠好了。

值得注意的是,筆戰的時候我們很容易高估對手自我矛盾的程度,這是因為人在本性上不傾向於友善理解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的看法。假設我們在討論上表現得夠好相處,給對方夠多解釋的機會,你會發現對方真正的矛盾遠少於你當初認為的。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當我們指控別人矛盾,我們的意思不見得是論述上的矛盾,例如:

護家盟秘書長張守一以家庭價值為理由反對同性婚姻,這實在太矛盾了,他自己都外遇耶!

如果張守一的論述有矛盾,代表他的論證倚賴一組無法同時成立的說法,因此無法成立。但這個指控並不是在談張守一的論證,而是在談張守一這個人。你可以說張守一自己都沒遵守他自己宣稱的家庭價值、說一套做一套,不過這跟他宣稱的家庭價值是否值得遵守有什麼關聯?你得給出更多說明。

NOTE

  1. 在古典邏輯上,「矛盾」的門檻比較高。就算兩個句子不可能同時成立(如「小青是女的」和「小青是單身漢」),在古典邏輯上它們也不見得矛盾。要在古典邏輯的意義上矛盾,兩個句子必須要「不可能同時成立,也不可能同時不成立」,這個條件看起來很玄,但是其實很簡單,我們舉例的這對句子就是:「小青是隻水母」和「小青不是水母」。
  2. 公平地說,確實有些哲學家認為矛盾可以合理存在。例如皮斯特(Graham Priest)。不過秉持這種立場並不代表他們認為就算邏輯系統什麼都證得出來也無所謂。這種人通常會開發新的邏輯系統,藉由特製的規則來避免邏輯的功能被矛盾給摧毀。然後,期中考那個是開玩笑的。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矛盾在哪裡都有:

  1. 厭惡宗教的終身教友,藐視女性的平等信徒──充滿矛盾的喬治.歐威爾
  2. 《資本社會的17個矛盾》談近年來的資本主義危機
  3. 從矛盾中開花《我的青春,我的 FORMOSA》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