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幾年前就有出版社找過我們,想要做旅遊書;」邱翊說,「我想了想,那也不是做不到,只是畢竟是第一本書,我還是想先好好地解釋我們在做的事、我們的理念。」

邱翊率領的「台北城市散步」團隊,先以大稻程在地導覽為主,幾年下來,導覽範圍已經涵蓋整個大台北地區。「現在你只要告訴我們想在哪個區域、做哪種主題的導覽,」邱翊笑得很有信心,「我們就有能力幫你找到適合的導覽解說員、規劃內容充實的導覽行程。」

能有這種自信,來自「台北城市散步」這幾年持續在地深耕的努力及開發主題的創意。「我們會做的主題大概有幾種,一是和時事有關的社會議題,像大家在討論婚姻平權時,我們規劃了相關行程,討論新課綱時,我們也推出對應的導覽;」邱翊解釋,「另一個是我們自己想做的,例如先前很受歡迎的『城市無間道』,讓導覽員帶大家去看酒店、幫派堂口,這些其實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但一般人可能沒注意到。」

重點就在「一般人沒注意到」這個層面,正如「台北城市散步」持續推出的「去某地,不去老街」主題,因為不管「某地」是三峽還是淡水,台灣的老街幾乎都一樣。「香港、日本也都有城市導覽,以香港來說,他們的服務業更成熟、收費比我們更高,導覽做得不錯,但主題並沒有這麼多;」邱翊說,「同志、課綱這些事與生活緊密相關,當然也會與城市地貌街景有關,所以也會成為我們的主題。」

執行理念與消費者的連結

開發這些主題並不只是邱翊及團隊的一廂情願。「消費者是不是支持我們這麼做,在於他們接受服務時是否得到滿足。」有豐富傳統旅遊業經驗的邱翊說,「我們不能只賣理念。理念需要紮實的服務系統支撐,如果不能滿足客戶需求、只想靠宣傳來增加客戶數量,是做不久的。」

因此,「台北城市散步」會定期開會,討論導覽老師的表現及每次導覽的客戶反應,嚴謹地訓練隨隊人員,務使消費者都能得到妥善照顧。「新主題的新導覽者,有些是我們透過人脈去找的,也有些是透過人脈找到我們、毛遂自薦的;」邱翊道,「無論如何,我們都會請他們試走行程,接著給他們改良的建議,可能是口條、可能是路線,還會幫他們設計每個地點該呈現的橋段。」

一般人沒注意到的地方,正是讓人認識城市全貌的關鍵──邱翊談《台北城市散步》

包括固定導覽及主題導覽,每個月超過一千人次或五十團的成績,證明邱翊與「台北城市散步」的堅持獲得肯定。如此將歷史脈絡,以及如市場、水文、招牌字型或夜間文化等等城市另一面與平日生活聯結的導覽概念,並不是不能做成旅遊書,只是邱翊認為旅遊書的形式比較適合當按圖索驥的工具書,不大容易傳達理念。是故,《台北城市散步》這本書並不是「台北城市散步」導覽行程的內容紀錄,而是承接主題的深入採討。

「例如可以從清代在艋舺設立的社福單位開始,一路講到現在的遊民情況,或者談從十大建設時代開始形成的溪洲部落;」邱翊說明,「我們會視內容需求調整形式,可能是由工作夥伴撰文,也可能用訪談形式呈現。」

電子書的增補與出版的想像

出版《台北城市散步》電子書時,邱翊特別將一篇沒能收入紙本書的文章加回來,「這篇特別收錄講了香爐、爐主在閩南文化當中的重要性;」邱翊道,「當年渡海來台時,漢人不見得會帶祖宗的神主牌,但會帶代表家族香火傳承的香爐,這有重要的文化意義。燒香的舉動和環保議題的連結不完全正確,更不該被政治人物利用。」

書籍出版與出隊導覽不同,各有優點。「我希望這本書可以接觸到對這類議題和我們的理念有興趣、但還不認識我們的人;」邱翊笑著,「他們可能就在我的同溫層邊緣,我希望這回的嘗試可以接觸到他們。」

接下來,「台北城市散步」還有關於「台北三市街」、自然資源等等主題企劃,以及帶青少年與兒童認識台北的營隊規劃。「剛開始做城市導覽時,以為服務對象主要會是觀光客,沒想到參加導覽的客戶裡有八成是台北人;」邱翊表示,「其實在地人也開始有這樣的自覺:身為台北人,反而不怎麼認識台北,而身為台北人,其實更應該認識台北。」

其實,對於歷史明明豐富精采,卻長年因政治問題產生多重斷裂的台灣而言,需要的正是有這樣理念而且願意深耕的團隊,讓所有台灣人,都能更認識台灣啊。

►►電子書特別收錄〈香爐不僅供信眾豎香祭祀,還盛載了代表信仰、族群繁衍等文化傳承的香火

「台北城市散步」導覽實況報導!:

  1. 「這裡是最近發現的新景點哩!」──記台北城市散步:小心車子,這裡是台北河岸!
  2. 站在即將消失的起源所在──記台北城市散步「大橋頭的北邊與南邊」
  3. 老招牌的文化靈魂──記台北城市散步:跟著字型散步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