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青鳥 Bleu & Book

青鳥 Bleu & Book

書與青鳥,在複雜紛亂的塵世中,從書本的青鳥進入靈魂獨處的世界,思考書跟現實的連結、人和作者的知識脈絡並深入自我,從中譜成一幅澄澈靈魂的意象。書店原始建築的三角形窗,傳遞一個人無法獨自生存的,需與大自然孕育共生,青鳥能穿越其中並互補於不同層次裡,在面臨世俗環境中始終堅守信仰。讓閱讀重新定義自己的靈魂,讓書店因獨立而自由。

側記/shiuo mi;攝影/謝定宇

九零年代的台灣在政治、經濟、文化上有不少的變化,包括社會改變的衝擊與文化爆炸,但也因為如此方能獲得更多嘗試的機會與勇氣。九零年代是不安的年代;亦是讓青春發光的年代。

同樣經歷過如此動盪時代的陳陸寬說:「我很慶幸成長在九零年代裡,人因當時的資訊匱乏而激盪出許多自己的想法,因為你有感受到整個社會的爆炸,那是在我的成長過中一項很特別的體驗。」

青鳥書店邀請陳德政策劃一系列講座,主題圍繞著《我們的1990s─重回那個自由躁動的年代Memory Tapes Rewind》,邀請曾經歷過九零年代後,至今仍在各自崗位上奮鬥的獨角獸青年們,和大家一起回到在他們心中的那個九零年代。

創作者在他的作品裡面無所不在也非無跡可循

貓下去是一間開在徐州路上的餐酒館,陳陸寬把每個有興趣的元素當成創作的作品,將店面創造出一種難以言說的氛圍,也可以說是文藝得很舒服,去過餐廳的人如果喜歡搖滾樂,一定會發現菜單裡出現過某個樂團的歌名或歌詞,也許那些音樂已不復返;但卻可以在某個調酒裡成為永恆。

從2009到2018,餐廳一直有新創意,這是陳陸寬磨出來的思考方式,如何想出一個能達到共鳴的溝通方式,讓餐廳走出自己的定位。音樂、文字結合餐飲必然是店內的特色,包括把音樂歌名歌詞融入菜單中,把樂譜當成裝飾店面的元素之一,又或者把壞品味、惡趣味用低調優雅的方式呈現作品其中。這些元素並不是漫無目的的拼湊,而是一直在陳陸寬的成長過程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也許你該學習相信自己的方向感 」

這是出現過菜單裡的其中一句歌詞,似乎也反映著陳陸寬每每在決定人生重要轉捩點時,總相信著自己心中所嚮往的路走下去,也許路途並不順遂,也總是遇上突如其來的狀況,但走到最後或許會發現:這一切都是為了成就今日特別的自己。

認識陳陸寬的人都知道他曾是樂團主唱,做過雜誌專欄、餐飲業,更曾有段籃球時光,在這些種種回憶裡音樂一直是陪伴他人生的夥伴。個性自由無拘束常嘗試許多未知的他,就和年輕的我們一樣心中會有特別執著的事,在帶著叛逆自由的心面對自我和未來。

然而音樂是何時進入他的人生呢?

一切要從中學待在高雄苦悶的聯考時光說起,雖然最後因為家人的期望,沒有上心目中的志願學校,但還是專注於自己想做的事情上。

「當你開始去做不是正常價值觀的事情時,心中會莫名的感到滿足」陳陸寬說。

在準備考試之餘開始搜刮自稱不入流的音樂,偷買錄音帶在大家專心睡午覺或讀書的休息時間,偷偷戴上耳機聽著豬頭皮的音樂,也去了唱片行接觸嘻哈、電子、搖滾音樂,這些乍看不符合同儕間的主流文化,但在陳陸寬的求學時間裡各占了一席重要位置,對當時的他來說這些是青春期解惑宣洩的調劑。

陳陸寬最想提的三張專輯中,第一張是Bon Jovi的《十年精選》(Cross Road),也是唯一聽到壞軌的CD。聽過Bon Jovi的歌也讓陳陸寬對搖滾樂重新定義的專輯,甚至「說到硬式搖滾就是邦喬飛了。」

第二張則是Nirvana 1991年發行的《從不介意》(Nevermind),封面是嬰兒在水中朝著美金游去的畫面,他解讀為Grunge,代表著憤怒、挫折、沈鬱沮喪,在他苦悶的求學時期拿到這張專輯,曲風相當獨樹一幟的風格。「他們的節奏、音樂結構讓人覺得能和所有音樂串連,這張專輯改變也影響了我後續人生做事情的看法,連世界都改變了。」

自由式「我們要反體制」

陳陸寬於1999年成立他的第一個樂團──自由式。

一開始走龐克音樂,中間嘗試多種風格,直到中期開始在台中表演,受邀過校慶、商場、百貨公司周年慶活動表演,大大小小超過一百場的活動累積了樂團的知名度,但接近2000年時,玩搖滾樂漸漸被世人看待成一種不入流的活動。

樂團面對的是處處有不同價值觀的社會體制,玩團這事也必須以嚴肅的態度看待,已經不像當年那樣無畏無懼的發展了。「的確四分衛、五月天接連入圍金曲獎,然而這並不是樂團時代的來臨,這代表主流唱片思想和經典樂團狹隘且小做時代的來臨。除了少數樂團受到矚目,其他創作樂團所面臨的環境是更艱困的。」

所以陳陸寬開始思考何為創作,除了玩音樂還可以走什麼路?

既然決定要做就盡力做到好

離開樂團後投入創作和高餐考試是人生的轉捩點之一,專心考試後多了時間閱讀、思考和面對自我,對創作有了新的看法,「創作不該只是搞噱頭而是發自內在回到本質上。」

陳陸寬也說在學校時就應好好享受當學生的日子,「決定要念書就好好念書、感受校園生活,想辦法在學校找到自己存在的方式,獲得一些有效的謀生技能。」

念餐飲第二年輾轉接觸廣告設計、寫文字,希望能做文字結合餐飲的工作:美食專欄。第一篇文章受到陳玠安邀請撰寫海洋音樂祭專欄,這是他建立信心的開始,也因為這一篇文章而得到在雜誌社工作的機會。

總是無法停止挖掘新事物

然而最後因為寫作風格與公司砥觸,也思考著達到人生目標後還能做什麼──雖然想做餐飲相關的文字工作者,但是自己想成為的,是會寫字的餐飲人、還是會做菜的媒體人?

「要真的進入圈內做事才能成為圈內人。」

這句話也影響他後續想再往餐廳實習的契機,因緣際會在友人分店高級餐飲部門實習了半年打下了餐飲基礎。

其實開餐廳也並非完全突發奇想,陳陸寬念高餐時就開始研究國外特色小店的經營,當時也開始流行有設計感的店面,就想著將來也要在台灣開一間這樣的餐廳。

創意落實在實際的那一面

陳陸寬是個不滿於現狀、定不下來的人,不論是樂團音樂、雜誌專欄到餐廳都是他的作品之一,而他說這是一項非典型的操作手法,不管是改變本質、包裝或欣賞你的角度都好,把每件事都當成創作,是一種思考模式。

也許會好奇的問為何每次到店裡都有新的創意且不重複,「我給自己十年的時間,假如沒辦法做出一個模子,沒辦法解決途中的狀況,連複製都不用談了」陳陸寬說。

就像樂團玩音樂時,每個時期必須創造出有所突破的作品,方能在這樣多元的社會下,找到屬於自己存在的方式。

陳陸寬最後一張張別具意義的專輯是The Verve 的《Urban Hymns》。

這張專輯裡有的經典歌曲〈Bitter Sweet Symphony〉,柔美的提琴聲作背景音樂,配上陰鬱的歌聲穿插在節奏中,彷彿把我們帶進氛圍訴說著九零年代所帶來的迷茫苦悶的滋味,但卻不失難忘甜美的回憶。

〈最後〉

詞/陳陸寬

拿著唯一的照片
你說你要帶走
才能在未來某一天證明我們沒變過
喝光剩下的啤酒
抽完最後的一根菸
在這之後我們就將要到別
你說還要多久我們才能往前走
站在青春的盡頭 還帶著抬頭的失落
你緊握住我的手說 我無法再退後了
站在青春的盡頭 還留下太多的美夢
要證明我們存在過 要記得我們存在過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Let’s ROCK:

  1. 除了搶諾貝爾文學獎,搖滾樂手還很喜歡在寫歌時把文學放進去!
  2. 【評書青鳥】全村一起搞出來的搖滾祭!《蚵子寮漁村紀事》紀錄片
  3. 【評書青鳥】馬世芳X陳德政:當音樂仍是危險的,談我們的「地下搖滾」年代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