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台灣反同運動有組織集結的開始,是2013年的護家盟。護家盟的存在是必然,因為在民主社會,不同意見的衝突是必然,而溝通則是必要,雖然我們在護家盟出現一年後,就已經發現他們不是來溝通的

現在,台灣的同性婚姻和性平教育正式在公投層級對決。從目前幾場「公投意見發表會」可以再度看出,在幾年的意見交鋒後,護家盟沒什麼長進。我的立場跟護家盟不同,我認為,在異性婚姻法制化的情況下,把同性婚姻也法制化才是合理的選擇,不過我也認為,護家盟的諸多說法並不是反對同性婚姻的最有道理說法。隨便舉個例子:

公投第10案「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公投的提案人游信義,在意見發表會上質問:

有些人說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人權是有權利就不能干涉你。婚姻是基本人權,七八歲的孩子要去結婚,你要讓他去結婚嗎?

游信義認為,某些支持同性婚姻的論點,會有令人無法接受的結果。但是游信義沒發現,同樣的問法也可以拿來問異性婚姻:

有些人說一男一女婚姻是基本人權。人權是有權利就不能干涉你。婚姻是基本人權,七八歲的男孩跟女孩要去結婚,你要讓他去結婚嗎?

這麼明顯的蘊含,為什麼游信義沒發現?可能是他把「人權」理解成類似「只要某件事情是人權,那就誰都可以執行、誰都不能干涉」的詭異版本,不過也有可能是,他打從心裡認為同性關係不正常不可取,這份信念和執著過度強化他的驗證性偏誤,讓他超級高估己方論點的合理性。[1]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公投第11案「同志教育退出國中小」的意見發表會上。反同代表曾獻瑩質問:

如果女孩和女孩牽手,男孩與男孩一起玩,被貼(同性戀的)標籤,不是很困擾?曾有老師在班上調查,有將近1/3的學生認為自己是雙性戀,因為她可能有很好的同性朋友,她就認為自己是雙性戀。

對這個說法最直接的回應,或許是「如果被認為是同性戀會令人困擾,這部分是因為這個社會對同志不友善,而這個社會對同志不友善,部分是因為有曾獻瑩這樣的人」。不過以下我想指出曾獻瑩說法的另一問題。曾獻瑩說,讓小孩知道有同性戀的存在,可能會讓小孩誤以為自己是同性戀,很困擾。反過來,我們也可以問:

如果女孩和男孩牽手,男孩與女孩一起玩,被貼(異性戀的)標籤,不是很困擾?⋯⋯

這個社會是異性戀的社會:如果沒有額外說明,從童話故事、電視劇到人際交往,都只強調異性戀的存在。若一個異性戀誤認為自己有同性戀傾向,這對曾獻瑩來說是很嚴重的問題,為了阻止這種問題發生,曾獻瑩認為必須避免國中小學童知道同志的存在。但反過來說,如果同性戀誤認為自己是異性戀,曾獻瑩認為無所謂。

「避免性向混淆」多年來是護家盟的重要口號,從曾獻瑩的說法,可以看出他們只擔心其中一半的混淆:同性戀可以誤認為自己是異性戀,異性戀千萬不能誤認為自己是同性戀。為什麼他們只擔心其中一半?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不正常。

護家盟認為一夫一妻的生活才正常,並且希望所有人都是異性戀。這是為什麼游信義會說出「一男一女婚姻才有價值」這種話。護家盟對於自己相信的美好人生有強大自信,認為這不但對他們來說是好選擇,對其他所有人來說也是正確的選擇。

護家盟這種看法,可能危及多元社會。現代社會的共識,應該是讓大家在不干擾其他人的情況下都有足夠空間去探索自己想要的美好人生。這是為什麼我們現在需要性平教育和同性婚姻:如果一個有可能是同志的人,沒機會即時知道和接受自己是同志、沒機會在社會上被平等對待,他並不算是擁有足夠空間去探索人生。

護家盟反對同性婚姻,也反對讓國中小學童認識同志,因為護家盟認為生命的標準答案只有一個,就是一夫一妻的婚姻。護家盟的執著,讓他們沒辦法給出好說法辯護自己,也難以理解別人。

※感謝Norton Cheng、marry bloody、蔣維倫和sheepy Lin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NOTE

  1. 並非所有人都主張婚姻或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有些人(例如我)認為婚姻只是能帶來好處的社會機制。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如果異性婚姻不是基本人權,那挺同方也不需要主張同性婚姻是。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為什麼我們應該支持平權: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同性婚姻干我屁事?異性戀挺同的六個理由
  2.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宣傳反同公投,就是散佈仇恨言論
  3.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你不見得要站在同志這邊,但應該站在護家盟的對立面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