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PS. 不能在麻瓜面前施展其他魔法,請見諒。

文字/三津田信三;筆訪/愛麗絲

2001年,三津田信三以《忌館:恐怖小說家的棲息之處》出道,創作出與作家同名的「三津田信三系列」;最受歡迎的「刀城言耶系列」,則是以怪奇幻想作家東城雅哉(本名刀城言耶)為主角,為了創作素材四處尋訪,寫下結合民俗怪談與推理的故事;另也撰寫如「死相學偵探系列」等,結合本格推理與懸疑恐怖的作品。最新作品《如碆靈祭祀之物》,從昭和時代流傳的民俗怪談,隱約與現代連續死亡事件相連結,「碆靈大人」的本體究竟是什麼?

此篇訪問中,三津田信三將與讀者談談自己的創作歷程、個人經驗、和未來作品規劃,沒有爆雷,可以安心閱讀。

問:為什麼您想以民俗怪談結合推理作為主題、發展刀城言耶系列?針對民俗怪談背景調查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部分?刀城言耶走訪過程中,有哪些也是您實際到訪的嗎?

三津田信三:從出道作到第五作為止,我純粹是為了興趣寫小說,但這些作品基本上都是後設小說,內容多從個人嗜好發展而出,銷量不算太好。我認為這樣下去不行,於是思索起「現今的讀者喜歡什麼風格」、「我擅長哪些領域」以及「其他作家沒寫過哪種類型的小說」,最後創造出的便是「刀城言耶系列」。

出現在作品中的怪談大多是創作,因此並未遭遇提問中描述的印象深刻的部分。而由於故事背景幾乎都是虛構的,即使想走訪也無法實現。

問:作品中依探案主角,分為不同系列,您在創作過程中,是如何發想不同系列中的主角的人物設定?會做哪些背景資料搜集?資料來源大多是哪些呢?

三津田信三:我對角色幾乎沒有任何偏愛。「刀城言耶系列」也不是抱持著想寫出他活躍過程的心情,主軸仍是在「案件」上。他只是一位負責帶劇情的人罷了。而且從根本上來說,我討厭裝模作樣的名偵探。

關於「死相學偵探系列」,則是出版社提出「請寫一部以角色為主軸的作品」的要求,所以我費了不少心思。

創造主角時,我不會特意蒐集資料。找文獻來閱讀,主要是為了獲得案件核心的靈感,與思考故事舞台的設定。

問:您如何看待地方怪談的真實性與可信度?構成一則怪談的背後,可能牽涉到哪些層面?您認為怪談在日本文化中的定位與影響是什麼?

三津田信三:怪談本身是否具有可信度,我只能說是「Case by case」。即使如此,所有怪談的共通點,應該是基於「位處灰色地帶」的判斷吧。想要將之弄清楚本身就是沒有格調的行為。

我個人認為,怪談誕生的背景需要一定程度的「餘力」與「時間流逝」,從太過悲慘的事件中是不會誕生怪談的。

雖然日本文化中的怪談幾乎擔負起「娛樂」這項工作,仍會因時代與故事內容不同而成為「諷刺社會」的作品,稱得上相當富有多樣性。

問:您認為在怪談中造成恐怖的關鍵因素是什麼?自己的作品中讓讀者感到恐怖的關鍵是什麼?

三津田信三:我認為是「沒有道理」。
我想,拙作的情況是透過累積小小的「不安」,讓讀者在不知不覺間感受到恐怖。

問:您個人平時喜歡閱讀的書類與作者、最喜愛的推理作品、最想推薦讀者閱讀的書籍分別是什麼?為什麼?

三津田信三:M.R.詹姆斯(Montague Rhodes James)的所有怪奇短篇,與岡本綺堂的所有怪談作品。雖然都是久遠以前的作品,但絲毫沒有老舊的感覺,甚至可說他們處理怪異現象的方式非常現代。

問:您之前曾擔任出版社編輯,主要負責的是哪些書類?如果不當作家、編輯,還有考慮過哪些職業嗎?為什麼?自行撰寫作品出道的契機是什麼?擔任過編輯與作者雙重身分,在創作過程裡有哪些影響?您以作者身份與編輯溝通過程裡,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獲得的建議嗎?為什麼?

三津田信三:佛教、醫療、建築、學校教育、民族音樂、土木、海外歷史、紀行、妖怪、民俗學等,我沒有負責過文學作品。另外,我曾擔任照片月刊雜誌的副總編輯,負責過世界民族、自然、文化、歷史、科學、動植物等相當廣泛的領域。

除了編輯和作家之外,我對圖書館員的工作頗感興趣。我有種強烈的想法,無論如何都希望從事和書本有關的工作。

關於出道的契機,是我擔任編輯時相識的一位非虛構文學作家,得知我為了興趣在寫小說,便介紹了講談社的編輯給我。

由於擔任過編輯,知道如何從零打造一本書,也熟知業界詳情,我認為在這些方面是有利的。然而,最有幫助的,其實是至今為止自身的閱讀經驗吧。以我的狀況而言,這部分也包括了欣賞電影。

與編輯進行溝通的時候,編輯幾乎不會干涉小說的內容。尤其我是邊想邊寫的類型,不僅沒什麼可以報告編輯,即使腦袋浮現重要的新點子也不會告知。
責任編輯畢竟是新作的第一個讀者,我希望編輯盡量在沒有預備知識的情況下閱讀。這樣比較能夠「欺騙」,也可以「嚇到」對方啊(笑)。

問:您印象最深刻的民俗怪談、鬼故事是什麼?為什麼?您本身算是膽子大的人嗎?喜歡看鬼片嗎?印象最深的鬼片橋段是什麼?為什麼?

三津田信三:我覺得最恐怖的是,只能認為是「偶然」會發生的故事。在拙作《百蛇堂:怪談作家述說的故事》裡提及的「麥奈海峽的故事」便屬於此類。

隨著年齡增長,「害怕」這種情感會漸漸淡薄,實在很可惜。只不過,我本來就不會特意造訪所謂的「靈異場所」,我喜歡「恐怖的故事」,不代表我想親身體驗。並非害怕,而是我喜歡的是做為故事的怪談。

我喜歡電影,尤其常看恐怖片與推理片。我最喜歡的電影導演是達利歐・阿基多(Dario Argento),而《驚變》(Phenomena)、《深夜止步》(Deep Red)、《坐立不安》(Suspiria)則是我的BEST3。總之,我相當為導演那強烈挑起觀眾不安情緒的拍攝手法痴迷。

問:您目前預計下一本會推出的書籍、與正在創作的主題?

三津田信三:目前的預定如下。(中文書名皆為暫譯)

  • 「鬼屋系列」的第三作《被帶到不存在的家中》(そこに無い家に呼ばれる)。本系列第一作為《每個家都有鬼》(どこの家にも怖いものはいる),第二作則是《刻意建造鬼屋居住》(わざと忌み家を建てて棲む)。
  • 「死相學偵探系列」的第八作《死相學偵探:最後一案》(死相学探偵最後の事件)。如同書名所示,是系列完結篇。
  • 怪奇短篇集《逢魔宿》(逢魔宿り)。書名讀成「あまやどり」(amayadori),是「躲雨」的意思。預定收錄五則短篇。
  • 「刀城言耶系列」第十一作。預定挑戰與《如碆靈祭祀之物》不同的,不在那樣的時代便無法成立的瘋狂動機。
  • 「物理波矢多系列」第三作。打算以二次大戰戰敗後的黑市為舞台。這部作品或許也會寫到瘋狂的動機。

三津田信三也在這幾篇專訪裡出現:

  1. 將這些材料拼接在一起的快樂是很強烈的,雖然很難──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
  2. 小說接龍的前一棒害我不能隨便寫──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
  3. 知道要用「筷」寫故事時,第一個想到的是⋯⋯?──專訪《筷:怪談競演奇物語》作家群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