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法國書市觀察:二度封城,Click & Collect應戰

「很可惜無法親自出席,希望明年我們能在『真實世界』中見面,」來自法國的Claire Do Sêrro,於擔任Robert Laffont和NiL出版社擔任外國文學編輯總監,在開場白便對無法到場表示遺憾。

Claire Do Sêrro經手許多暢銷作家、作品,如《貓派》作者克莉絲汀.魯潘妮安,她也曾於法蘭克福書展擊敗四家競爭對手,拿到《82年生的金智英》法文版權。她所負責的Pavillion書系出版文學經典,如格雷安.葛林作品與當代經典《使女的故事》等。此外,他們也努力發掘新銳作家,如英國詩人兼小說家基蘭.米爾伍德.哈爾葛芙(Kiran Millwood Hargrave)的《The Mercies》,今年於法國著名、由女性評選與頒發的費米娜文學獎(Prix Fémina)入圍決選。

今年春季,疫情造成法國第一波封城,讓實體書店措手不及,被迫停擺近三個月。而整體出版業同樣措手不及,只能盡量謹慎行事,並將出版日期延後,「這讓六、七月排得相當滿,對新人作家來說比較不利。」

在封城期間,民眾似乎也有較多時間閱讀,加上法國有強大的獨立書店、獨立連鎖書店,市場表現漸入佳境,「封城結束後,大家都想出門買書、看電影,」這讓法國書市九月的表現相當不錯。「但各位也知道,我們又封城了,」面臨二度封城,這次法國書市已提前做好準備,「我們在第一次封城尾聲時,開發出新的系統——『Click & Collect』,」讀者可以在線上購書、書店取貨,起初一天僅開放兩小時,現在則全天開放取書。

但少了實體書店翻閱,擔心讀者僅會上網購買熟悉作家、作品,Claire Do Sêrro表示,他們也絞盡腦汁進行數位行銷、創意推書,譬如製作「I love my bookstore」海報寄給書店,「畢竟創意是我們在家工作時僅剩的工具了。」Claire Do Sêrro說,他們仍會繼續保持樂觀、簽下好作品帶給讀者,儘管疫情讓許多活動無法成行——在法國封城三個月前,《82年生的金智英》法文版剛出版,原先已安排作者趙南柱造訪巴黎、巡迴宣傳、參與布魯塞爾書展,只可惜因疫情全數停擺。

「跟大家報告一下,我目前懷孕七個月了,」Claire Do Sêrro補充說明,並不是因為自己的身份轉變,特意關心女性議題,而是這些事本身就值得被關注,也是她最近會思考的議題。他們近期買下版權的小說《空芯手帳》,同樣描述現今女性處境、懷孕議題,Claire Do Sêrro大力推薦,認為敘事手法、結構都令人驚艷,她也期待未來能將台灣作品加入旗下書系。

在疫情影響下,法蘭克福書展改線上舉辦,儘管買版權相當便利,卻少了充滿驚喜的實體互動,「我懷念面對面交談,我們會在書展場上巧遇老朋友、某個轉角碰見文學品味相近的目光。」Claire Do Sêrro說出所有出版人的殷切期盼,「我們都迫不及待要出版好書,」也希望在疫情重塑出版業後,我們仍能早日重拾過往人與人間零距離互動、推坑時的溫度。

德國書市觀察:延續你我對文字的熱情,出版多元性需被重視

德國S. Fischer國際文學編輯Teresa Pütz

德國S. Fischer國際文學編輯Teresa Pütz
Photo Credit: 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

「很開心能找到不同形式,延續你我對文字的熱情,」Teresa Pütz於德國文學大社S. Fischer擔任國際文學編輯,面對疫情衝擊,法蘭克福書展首次改線上舉辦,而各家書店被迫關閉後,反應能力不一。過往線上銷售幾乎皆由亞馬遜獲利,但自亞馬遜倉儲為應付龐大訂單量,暫停處理書籍等非必要商品後,也提供書店改變的契機。

五月份解除封城後,書市漸漸回溫,但線上銷售仍不足以彌補店面流失的營業額,封城期間,出版業營業額減少將近三分之一。讀者消費行為也隨疫情改變,大型商場、連鎖書店因民眾不愛閒逛而受衝擊,另一方面,社區、小型的獨立書店則因其「與社區同在」的地利之便,受到讀者歡迎。

Teresa Pütz特別提及德國政府對出版業大力支持,包括緊急財務援助、暫時解僱方案、書店提前解封、經濟振興方案等,近期剛成立的特別文化方案NEUSTART KULTUR,則投入2000萬歐元預算。

出版業同樣努力尋求破口,舉辦線上活動,「只是大家或許也開始對線上活動有些疲乏了,」Teresa Pütz認為出版業也面臨兩難,線上活動究竟該被視為免費宣傳活動,或是該收費舉辦?「目前仍很難找到平衡點,未來發展仍待觀察。」

根據德國出版商及書商協會(Börsenverein)調查,近四分之三出版社規劃遭全盤打亂,逾半數出版社都延後發行日期,使夏末秋初的新書市場變得格外擁擠,新作家更難冒出頭,更有超過35%的出版社直接取消小眾作品出版計畫。疫情迫使出版業重新思考經營、行銷模式,及如何能讓新銳作家被讀者看見。「至少目前我們能確定,書籍在社會裡仍扮演要角,」幸好在變動時代裡,讀者仍能透過閱讀找到方向、慰藉與希望。

而在德國的翻譯書市裡,過往大多由倫敦、紐約作品主宰,80%的翻譯作品譯自英文,其次則是法文和西班牙文。但讀者仍能從佔比不高的亞洲作品中,看見文學價值。「亞裔美籍作者、亞洲離散經驗的書寫特別受歡迎,」如Teresa Pütz所言,《柏青哥》《同情者》皆相當著名,近期陳思宏的《鬼地方》,同樣以悲傷、家庭等元素為故事核心。明年夏季,Fischer將出版張辰極的《金山恩仇錄》,書寫淘金熱時期,華裔美國人的移民經驗。

而就銷量而言,村上春樹是最暢銷的亞洲作家,近期因改編影劇同樣帶動《瘋狂亞洲富豪》銷售,《寄生上流》創奧斯卡紀錄,也代表亞洲文化逐漸引起共鳴。此外,德國讀者也對日、韓、台等地女性發生書籍相當感興趣,如韓江的《素食者》、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趙南柱的《82年生的金智英》、八木詠美的《空芯手帳》等,都吸引著讀者目光。

「德國讀者對異議之聲很有興趣,」德國讀者渴望廣泛閱讀不同觀點,儘管根植於不同文化,或許充滿德國讀者不習慣的寫作風格、隱喻,不少中國作品仍然引起共鳴,「余華的《兄弟》銷量破萬本,前後再刷四次,以中文著作而言很罕見,」而對中國文化、作品的好奇心,同樣投注於言論自由、人權議題,劉曉波相關著作於德國亦受重視。

「我們必須重視那些被忽略的故事及語言,」今年春季,美國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浪潮,Teresa Pütz認為也必須重視出版多元性,不該預設讀者為中產階級白人、缺乏想像力,自我限縮出版類型,「出版業不應該只為單一群體服務,我們仍在學習中,」Teresa Pütz直言,非、亞裔作品不應被視為小眾,而是能吸引更多讀者,傑出的文學作品,必將超越所有隔閡及差異。

2006年,德國實施多樣性憲章(Charta der Vielfalt),希望促進企業和機構內的多元性,讓所有人都能獲得平等、尊重。「德文就是充滿性別的語言,有陰陽性之分,而涵蓋所有性別時則用陽性複數,」多元尊重不只在種族間,性別平等同樣是需持續努力的目標,出版業承載著知識,更需體認到肩負使命,繼續拓寬、鋪平前方道路,朝理想目標前行。

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

  1. 【2020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猴死囝仔的英文怎麼翻譯?那些年台灣文學外譯的歷史
  2. 【2020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KPOP偶像書單不容小覷、非小說類異軍突起——泰國、越南書市觀察
  3. 【2019版權營】從紙本走向銀幕:文學改編影視的幕後花絮
  4. 【2019版權營】《82年生的金智英》風靡全球,韓國文學海外落地觀察
  5. 【2019版權營】「推書必須誠實,好的故事不需要天花亂墜。」——法國、以色列書市觀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