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掉進仙境的那位,a.k.a雷文克勞榮譽校友,文字就是魔法。

編譯/愛麗絲

孩子們大約幾歲適合認識納粹大屠殺(Holocaust)這個字眼呢?許多教育者建議年齡為十歲左右。不過,曾獲美國繪本凱迪克獎(The Caldecott Medal)與麥克阿瑟獎(MacArthur Fellowship Award)的作家彼得.席斯(Peter Sís)近期出版繪本《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便以此為主題,推薦給六至九歲的兒童閱讀。

在書裡,圖文並茂地描述慘痛歷史中的人性微光。

1938 年聖誕節前夕,二十九歲的英國證券交易員尼古拉斯.溫頓(Nicholas Winton,Nicky)原本打算去瑞士滑雪度假,接到朋友的電話後,便放棄假期趕至布拉格。在那裡,有二十五萬名難民,大多是在《慕尼黑協定》後,從捷克斯洛伐克蘇台德區逃離的猶太人。

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納粹佔領捷克其他地區似乎只是時間問題,難民父母們都迫切希望能將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英國的「兒童救援」(Kindertransport)計畫如黑暗中的一線曙光,開放未滿十七歲的猶太兒童至英國避難,條件是必須有英國家庭願意收留、支付孩子的生活費與教育費,且孩子們的旅程需被完善規劃——包括回程車票,並需保證戰爭結束後就會返回原地。

時間緊迫,溫頓立即投入「兒童救援」計畫,並意識到若遵循正規管道,孩子們的性命恐將危在旦夕。因此,他賄賂納粹官員、偽造文書、親自替孩子們籌募資金、不夠的便自掏腰包,最後,溫頓協助將六百六十九名,最小只有三歲的猶太兒童平安送至倫敦,由於溫頓並未具名,這些孩子們最多只知道自己能獲救,是由於一位英國人的善行。

戰後,溫頓從未向其他人提過此事,甚至連他的妻子葛蕾塔(Grete)都不知道。相隔半世紀後,1988年,葛蕾塔一日發現丈夫的剪貼簿,裡頭詳細記載著當年援救行動的細節、孩子們的名單、與孩子父母的通信等,這才得知溫頓當年如英國辛德勒般的英勇舉動。

葛蕾塔將故事與納粹大屠殺歷史研究學家伊莉莎白.麥斯威爾(Dr. Elisabeth Maxwell)分享,這項沈默的善舉才曝了光。BBC 《That’s Life》節目主持人埃斯特.蘭森(Esther Rantzen)為此邀請溫頓上節目,更經由麥斯威爾從中聯繫,讓許多當年被溫頓拯救的孩子親臨錄影現場、對溫頓表達謝意。節目播出後,散落全球各地的倖存者更紛紛寫信、親自登門感謝溫頓。

節目中,溫頓被安排在觀眾席第一排,主持人蘭森詢問觀眾:「現場有哪些人是當年被溫頓拯救的嗎?有的話,能不能請您起身呢?」那一刻,現場所有觀眾都站了起來,包括坐在溫頓一旁的維拉.吉辛(Vera Gissing)。維拉順利逃出納粹魔掌後,在英國成長、結婚並育有三名孩子,也曾將自己的人生故事寫為《Pearls of Childhood》出版。「如果不是因為溫頓的善舉,我根本不會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維拉的女兒妮可拉(Nicola Gissing)不禁有感而發。

在《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中,故事以尼基與維拉為主角、雙線開展,席斯以簡單、直接的語言,描述維拉及溫頓兩人的童年,包括納粹入侵前,維拉位於布拉格近郊小鎮的家、溫頓的童年嗜好——數學、集郵、攝影和擊劍。而原本毫無交集的兩條平行線,因為一場救援計畫短暫相交後又錯身,各自步向生命的旅程。

席斯的插畫,將日常生活的瑣碎細節,與豐沛想像完美結合為精緻圖像。譬如書封上,年幼的維拉孤零零地站在月台上,拎著一只小行李箱和貓咪布偶。在維拉小小的身軀輪廓中,席斯填進所有對維拉來說最珍貴的人事物:她的父母、家園、小馬。

席斯曾以達爾文(Charles Darwin)、伽利略(Galileo Galilei)、莫札特(Mozart)為主角繪製繪本,「我總是受到這些人的啟發,他們把自己的人生,活出超越生命的價值,他們的故事,創造了如此驚人的歷史,」席斯表示,溫頓曾說自己並不是英雄,因為他從未身陷危險之中。但對席斯及許多人來說,「溫頓當時已盡他所能,幫助了許多人。」

而在書裡,席斯除了記錄溫頓的善行,並未刻意迴避那些無可奈何的遺憾。

事實上,溫頓當年共安排了九列火車,依序出發,將孩子們送至倫敦避難,第九列火車預定1939年9月1日出發。然而,納粹德國當天入侵波蘭、英法正式向德國宣戰、德國封鎖邊界,最後這列載了兩百五十名兒童的火車,並未順利從布拉格開出。維拉的表兄弟姐妹們正在這列火車上,最後這些孩子大多喪命於戰火及大屠殺中。

溫頓曾多次表示這是他最大的遺憾,只要想到那天迫切期盼火車進站的孩子們,總感到痛苦萬分。「再也沒有人見過那兩百五十個孩子。那天,在利物浦站,有兩百五十個接待家庭空等了一場。如果那班車能早一天出發,一切就還來得及。在這列火車上,也許沒有任何一個孩子倖免於難,這真是很糟糕的感受。」這場永遠無法挽回的悲劇,像夢魘般揮之不去、縈繞溫頓心頭,經席斯適當轉化,忠實呈現於《Nicky & Vera: A Quiet Hero of the Holocaust and the Children He Rescued》中。

心理醫師朵娜.馬修(Dona Matthews)表示,這是她讀過第一本、向低齡兒童介紹納粹大屠殺的書籍,更推薦親子共讀此書,「這個故事的重點是尼基和維拉,不是恐怖的大屠殺。在故事裡,闡明包容、尊重他人多元種族的重要性,對孩子來說,是理解納粹大屠殺、或其他相關議題很好的入門教材。」

溫頓的女兒芭芭拉.溫頓(Barbara Winton)也同意這樣的看法,「無論您幾歲,一旦發現自己周遭有錯誤的事情,就該挺身而出,採取行動改變它,就像我父親一樣,」芭芭拉表示,「這就是這個故事要告訴大家的信息。」

這位英國的辛德勒,尼古拉斯.溫頓(Nicholas Winton)已於 2015 年逝世,享年一百零六歲。但他當年毫無畏懼、挺身而出的英勇舉動,對六百六十九個孩子及其子孫的影響,將長存於世界中,如黑暗幽谷裡綻放的花朵,永遠芬芳。

資料來源:

  1. He Saved 669 Children From Nazis — A New Book Tells His Story To Kids
  2. A Captivating New Picture Book Celebrates the ‘British Schindler’
  3. Nicholas Winton: The Power of Good.
  4. Holocaust hero Nicholas Winton on That’s Life

延伸閱讀:

  1. 一直以來,我們都誤會了二戰大屠殺的真正成因?───《黑土》
  2. 他們堅稱自己奉命行事,不需為屠殺負起任何責任
  3. 為什麼德國面對二戰歷史時,不需畏首畏尾、可以直接面對?──專訪蔡慶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