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蘇明進;筆訪/愛麗絲

「我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妹妹。哥哥妹妹長得漂亮又討喜,而我小時候長得胖胖的、呆呆的,個性孤僻,不愛與人互動,不喜歡說話。」似乎是許多排行老二者共同的成長經驗,蘇明進童年時期感覺自己常被偏心對待,「小時候總覺得自己被忽視,和這個家庭格格不入。」

蘇明進坦言,從小看著備受疼愛的哥哥老是闖禍、讓爸媽頭痛,反倒讓他發現「裝乖不闖禍」是一件好事,「在學校成績考好一點,能讓爸媽有機會在面對親戚鄰居時,以我為榮。」蘇明進發現認真努力,就能獲得他人的關注與肯定,而這正是他自幼以來所渴求的。

過度討好、自責的「乖」孩子

「我總是比別人更認真、做事更仔細,進入社會後,我花在學生身上的時間更多,在教學上想盡辦法教得更精采。我在網路上努力分享自己的教學案例,花了很多時間自學更多的資訊媒體及新穎的教學方法、運用在班級裡。我用認真和完美來做好每一件事情,感覺自己每一年在回顧時,都有很大的躍進與突破。」竭盡心力,蘇明進看似得償夙願,卻發現在眾人肯定的目光之下,他內心依然缺少某一部分。

「我總覺得自己的內心仍然很自卑。」一日,蘇明進試著與自己對話,才發現那自卑源自他一直以來的過度「討好」與「自責」。「我總是過度認真、努力,害怕自己在別人的眼中不夠好,」逼緊自己的「討好」,讓蘇明進經常沒做好就感到「自責」。

「我還記得那天和自己對談後,忍不住哭著對自己說:『你已經夠好了,謝謝你陪我走到這裡,看盡許多精采的美景。但現在我想要到這裡就好。我不想要再繼續用討好他人和自責來過生活了,我想要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不再過度努力、討好、自責,蘇明進這才能舒適坦然地,活出屬於自己的自在人生。

「近年來,對我最有啟發的書就是阿德勒的理論,我就是《被討厭的勇氣》書中那位沒自信的年輕人。」蘇明進讀遍阿德勒各類書籍,練習克服自己討好和自責的習慣,努力療癒內心的小自己,這樣的經驗也讓蘇明進能用更溫暖的目光,同理深受同樣折磨的孩子。

「現在我看到那些所謂的『乖』孩子,總會更加疼惜和同理他們。他們就像小時候的我,但長大後肯定心裡都帶著滿滿的傷痛。我們可以表現出『乖』或『認真』,但那不該是為了討好他人而努力,而是心裡頭源自於真真切切的愛著自己、喜歡自己。」蘇明進感同身受地說。

老ㄙㄨ的部落格

溫柔同理孩子的內心,讓蘇明進的教學風格與經驗獨樹一格。自教書第二年起,蘇明進架設個人網站「老ㄙㄨ的部落格」和班級網站,除了輔助班級經營,也透過書寫教學經驗,經營出與許多教師互動交流的空間。

蘇明進認為自己的寫作起點,或許可回溯至大學時期,「大學時,我很喜歡在社團的『酸甜苦辣留言簿』上寫些爆笑小事,結果大家都會在底下留言並且讚美我,從那時起,就感受到原來有很多人很期待我的寫作。」當兵期間,書寫更讓蘇明進重獲自由,「身體被囚禁、失去自由的我悶得快發瘋,因此找了一支筆和一張紙,開始寫下我的澎湖小兵日記。」寫了快兩年後,蘇明進發現自己培養出另一種能力:「再平淡無奇的日子,我也能找出一件值得記錄的事情,並把它寫得生動有趣極了。」

這樣的感染能力,被蘇明進運用在教學部落格及粉絲專業的寫作及經營上,「我感受到很多的老師不快樂,希望藉由我的分享,讓更多老師感受到:在一成不變的日子裡,其實潛藏著許多快樂與感動的事物,只要我們用心就能感受到。」

「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個內向者,我不喜歡個人臉書加太多未曾見面的陌生臉友。所以就引導他們去粉絲專頁去閱讀即可。」蘇明進靦腆地說,他把自己的滿腔教育熱誠,都濃縮在字裡行間,毫無保留的分享,期待給孩子更好的未來。

和「指揮媽咪」攜手追夢

自認內向退縮的蘇明進,就讀大學後,極力擺脫內向性格,「我相信自己的內心也有熱情開朗的一面,應該讓它釋放出來。」因此,蘇明進挑戰參加學校最活躍、最動態、最需要與人互動的童軍團。而這個決定,也讓他遇見人生伴侶——指揮媽咪。

「緣份,讓我們相識;但愛情,就是在對方身上看到自己內心渴望成為的人。」蘇明進與指揮媽咪最初在營隊裡相識,被安排為同個小隊的隊輔,那時兩人都是學校的風雲人物,在大四那年相識、交往,並在日後攜手走向紅毯的另一端。

蘇明進驕傲地說,指揮媽咪是一位相當有才華、有夢想、適合站在舞台上的人。婚後,她辭掉小學老師的工作,出國唸研究所。「大家都說她傻放棄鐵飯碗,但我知道她很快樂。」蘇明進毫不猶豫,全力支持妻子追逐心中的合唱夢、專研合唱教學領域。

「大家都說我很偉大,婚後竟然讓老婆出國唸書?其實我們這種腳踏實地、對未來沒太多夢想的人,反而很羨慕有夢想的人。我可以想像她的世界應該要很寛廣,我不想要綁住一個有夢想的人,我祝福她去尋夢。」

婚後遠距的日子裡,蘇明進開始每天寫一封信給妻子,「她預計去美國三年,所以我就發願寫三年信,這樣算下來累計了一千零九十五封信,「我還架了一個『內在美1095封』網站,每天在網站裡寫情書,意外得到許多粉絲支持。不少人告訴我因為這個『內在美1095封』網站,讓他的遠距離戀愛得以支撐下去。」或許是無心插柳的結果,但蘇明進與指揮媽咪間的情感也不言而喻。

小蘇姑娘養成記

「對於女兒小蘇姑娘的教育,由於我們截然不同的個性,其實常有意見相左的情況出現。」蘇明進不諱言,自己與指揮媽咪家庭背景、個性養成迥異,「她來自於一個重視課業的家庭,我來自於一個無為而治的家庭;她來自於一個『不吝於說出愛』的市區家庭,我則來自於一個『只會用大聲和責罵來表達關心』的農村家庭。」蘇明進自認內向、很宅,指揮媽咪則是外向、活躍,「但我們是善於傾聽與同理的人,我們都在每日生活中不斷修正自己,讓我們的想法達成一致,再好好帶領小蘇姑娘成長。」

兩人互相傾聽、彼此同理,在工作與家庭生活裡各自扮演好角色,取得平衡,從不缺席小蘇姑娘的大小事。

在小蘇姑娘學習舞蹈的過程裡,因為指揮媽咪的工作時段多在晚上,蘇明進負責照料小蘇姑娘的所有行程,舞蹈課規定梳理的包包頭,就曾讓蘇明進吃足苦頭。「我一個大男人怎麼可能會綁呢?還記得第一次手忙腳亂的幫她綁包包頭,花了半小時都沒綁好。」蘇明進笑稱,那陣子經常在舞蹈社外的大馬路上,幫小蘇姑娘綁頭髮。「後來我才知道,有時候她走進舞蹈社,舞蹈老師都會搖搖頭,問:『今天媽媽又不在家了嗎?』接著幫披頭散髮的小蘇姑娘,重新綁一個美美的包包頭。」但隨著時間,蘇明進漸漸成為一個萬能老爸,「經常在什麼都不會的情況下,變得要堅強,什麼都要會。」

而身為師長、父親,蘇明進希望教出怎麼樣的孩子呢?

「小時候的我,感受到當一位「乖」小孩,可以得到大人的讚美,可以讓爸媽在外人面前引以為傲。從那時起,我就刻意的裝乖,把很多想法隱藏起來,做一位乖巧、聽話、不會讓大人煩惱的小孩,但其實內心對自我的質疑從來沒停過。」

有了親身經歷,蘇明進自然不願孩子刻意迎合大人期待、過度討好,成為既定印象中的「乖孩子」,「我看過那些裝乖的孩子,大多數都是像我一樣,被迫成為乖孩子。但他們和我相同,失去了許多想冒險、敢挑戰、不怕犯錯的勇氣。」蘇明進直言,最關鍵的是,在那些孩子的生活環境中,迫使他們裝乖的環境因素從未消失,「也因此,這種裝乖孩子的內心是不快樂的。」

「當然我們會希望教出知情達理的孩子,但那種乖不該是大人強壓所呈現出來的模樣,或是刻意委屈自己而裝出來的。」蘇明進認為,所謂的乖,應該是在孩子自我辯證後得出的結論,「那是因為孩子們自發相信,這樣的做法更合適。」

「我希望教出的是快樂、不壓抑自我情緒的孩子;是喜歡學習、有學習動機的孩子;是遇到挫折,會用成長型思維來轉念的孩子;是能從我執,轉向看到他人需求,有同理心的孩子。我希望他們有足夠的能力在未來活得更好、更快樂,這樣就夠了。」不只是小蘇姑娘,蘇明進正用自己的教學影響力,一點一點養成更多真正快樂的乖孩子。

比乖巧聽話更重要的事:

  1. 「孩子才是我們生命中的貴人。」——專訪《老蘇老師的同理心身教》作者蘇明進
  2. 克制自己不動,有時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舉動
  3. 錯失發揮同理心的時機,還可以彌補嗎?
  4. 強迫孩子分享玩具,可能只會失去禮讓的本意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