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蘇明進;筆訪/愛麗絲

「從小我就不吵不鬧,身邊沒有零用錢,也不會叫爸媽幫我買東西。我不敢羨慕擁有這些高單價的物品,但有人拿這樣的事情取笑別人,真的很傷人。」人稱老ㄙㄨ老師的蘇明進,從小家境並不富裕,一次班上交換禮物時,竟被同學當面嫌棄帶來的禮物太爛。「當時覺得好憤怒,我不斷在心中吶喊:『為什麼會有人這麼自私?講話會這麼傷人?』而現在我明白當時受傷的情緒,是因為長久以來,我賴以維生的自尊受傷了。」

親身經歷,讓蘇明進在為人師表後,更留意類似事情,不僅告誡學生不要帶太貴重的物品來學校,若有孩子想帶零食、點心、卡片「我也希望他能多帶一些份量,每人都能分上一小份。全班同學不會有人被針對性的忽視,帶零食來學校的孩子,也能從中學習『分享最樂』的幸福感受。」

當年同儕不加思索的舉動,在蘇明進敏感內心中留下傷痕,「對於高敏感族的孩子,這些不經意的舉動,都是引發他混亂困惑的情緒來源。現在我班上也有類似的孩子,為此我常主動介入他們之間的互動,希望能協助孩子降低對他人負面看法的傷害,也希望孩子間的對話能夠以同理來作出發。」

這是身為師長的溫柔敏感,蘇明進身體力行、教會孩子同理對待。在上一本書《交心》裡,蘇明進談的是該替孩子養成的十種能力,同理心正是其中之一,「教書25年來,我一直深感它是班級裡活化人際關係的重要關鍵。這五年來,我遇到更多以自我為中心的孩子,他們在班級生活中一直處在與人吵吵鬧鬧的狀態裡。」為此,在新作《老蘇老師的同理心身教》中,蘇明進用教育現場的實際案例說明,系統性整理有效、可供其他老師及家長參考的步驟與策略。

在蘇明進的教學現場,他總持續思考與摸索,不斷嘗試不同方法及策略,期待讓孩子們內化學習、正向成長。

創新課程設計,源自同理孩子的需求

「我其實是一個受不了一成不變的人,所以每一堂課、每一屆班級上的內容和方法都不同。如果我自己都覺得上課很無聊,那學生怎麼會有熱情投入學習呢?」雙子座的蘇明進,將自己不落窠臼的創新求變,在教學課程設計上發揮得淋漓盡致。他以「聊天課」,鼓勵孩子主動與平時不熟的同學開啟話題;用「主動週」讓孩子學會換位思考、從被動到主動,不吝惜付出自己的舉手之勞;並透過「交換卡片」,讓孩子們透過書寫與他人連結,也學會用溫暖目光關注較弱勢的同學。

「這些『看似有創意』的課程活動,都是源自於學生的需求。我同理了他們的處境,看到了他們生活上的問題,想為他們提出解決的方法。」或許有些孩子不擅長與人接觸交談、有人際關係的困擾,或者生活中沒有身體力行的環境,從未感受到為他人付出的快樂,這些都在蘇明進的同理之下,讓孩子透過親身實踐,學會如何同理他人。

我們希望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師長永遠在孩子的生命裡扮演著重要角色,言行舉止、教學模式都隨時間潛移默化,在未來,投射成超乎我們想像的樣貌。回想起自己從小到大印象深刻的師長,在求學過程中始終秉持溫柔身教的師長們,或許正式蘇明進養成溫暖性格的關鍵推手。

「即使我一天到晚跟她說我的作業被狗咬爛了、不見了,她也默默接受,淡淡地要我再去補一份作業就好。」蘇明進提及小學低年級的老師,從不責罵遲交作業的他,總是寬容。國中時,因為「青蛙肢」疾病,蘇明進雙腳動了大手術,在醫院整整躺了兩週,返校後,英語老師主動額外撥空,替蘇明進上課補救英語。而大學時期,教授的慈愛身影,至今仍盤旋在蘇明進腦海裡;「還有博士班的指導教授,」蘇明進笑稱,「我的博士生涯讀了11年,她始終沒放棄我,也讓我覺得真不可思議。」

師長與學生的生命或許僅在求學階段重疊、交會,但其影響卻綿長無盡,這使蘇明進時刻提醒自己身負的責任,而面對每一位狀況各異的孩子,有的總讓蘇明進心疼不已。

「我看過太多這樣的孩子,尤其是成績愈好的孩子,大多表現出愈自責的模樣,因為他們背後有一雙檢視的眼神。」蘇明進剛開始教書時,總以為那些拿到考卷便不住哭泣的孩子,是因為缺乏「挫折忍耐力」,直到他閱讀到許多孩子在短文日記裡,輕描淡寫地寫下他們害怕回家被打、爸媽的冷酷眼神,「甚至有的孩子寫著想自殺的念頭,」蘇明進這才理解一雙雙恐懼眼神的背後,是與孩子年齡多麼不相襯的沈重包袱。

「我們是要養出快樂、心理強壯、有勇氣面對未來的孩子?還是一輩子活在恐懼陰影下,變成不快樂的孩子呢?」蘇明進扮演起孩子與家長間的橋樑,深度懇談,希望師長與父母能攜手合作,朝同一方向前進,教出能勇敢面對挫折、獨立自主、心理素質強大、能自我肯定的孩子。「太多孩子在父母強力支援與要求下,變得更加依賴,甚至遇到學習困難時立即逃避。」蘇明進直言,這是因為我們忘了幫孩子們植入成長型思維,忘了讓他們自己去體驗挫折、學習去解決問題,並從中肯定自我價值。

「孩子才是我們生命中的貴人。」

身為師長,平日在教學現場,蘇明進總落落大方、侃侃而談,面對各類突發狀況,但事實上,蘇明進自認是一位內向者,甚至從未想過要當一位老師。

憶起童年夢想,蘇明進說自己小時候最想當的應該是漫畫家,高中美術課的繪畫作品,還常拿到全班最高分,但一次被父親怒吼:「畫畫能幹嘛,能當飯吃嗎?」一向乖巧聽話的他,自此封印繪畫能力。除了漫畫家,蘇明進也曾希望當一位遊走於山林的探險家、植物學家,或是對他人有貢獻的社會服務工作,「不過都因為個性太『乖』,被迫妥協。」

「被說服進師院,有一部份原因,是考慮到家庭經濟問題,另一部份是被老爸的毅力說服。」當時蘇明進的父親找來形形色色、令他瞠目結舌的說客,就是為了使孩子回心轉意,「我感受到他是真心為我好,不希望他的孩子在未來因為找不到好工作而煩惱,他內心焦慮,卻不忍心強壓、逼迫我,這點讓我很感動。」話雖如此,大學聯考放榜那天,蘇明進看到自己考上的是師院,仍難過地流下眼淚。

直到大二某天,蘇明進想起小時候的志願,曾希望自己未來不用賺大錢,但一定要對社會有貢獻,這才突然釋懷,「當老師不就是在幫助孩子嗎?當我們成功的把一位孩子教好,長大後的他就能對這社會有更多貢獻能力。」自那天起,蘇明進便下定決心決心當一位好老師,一位有能力改變孩子未來的老師。

教書多年,蘇明進或許已改變了許多孩子的未來,但他仍謙虛地說,自己在教學相長的過程裡,從孩子身上學到更多。「我從每一屆孩子們身上,學到更多的方法與技巧,在那些不願放手的過程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但也因為不斷盡力找方法,面對下一屆孩子時,會有更多的耐性、能量與可行的方法。」教學過程裡,蘇明進不斷自我精進,也在一個個孩子的身上,透過他們的生命故事,回望自己的過往與內在,「這些自我省思並修正的歷程,都是寶貴的學習與成長。我們常說『要當孩子生命的貴人』,其實不是的,有時候『孩子才是我們生命中的貴人』,我們從孩子的身上反而學習到更多。」

蘇明進談起自己在最近兩屆的畢業紀念冊上,都寫下同樣的祝福:「用成長型思維和同理心,創造正向且幸福的人生!」或許從前我們會覺得孩子的人生路上,最重要的事某些學習能力,但如今蘇明進看來,反倒更希望透過同理心及成長型思維的身教,讓孩子們感受生命不用自我設限,只要不斷的調整自己的思維,從利他的角度來看,人生便能活得相當精采,而具備同理心,更能常保溫暖與幸福的特質。這樣的人生,或許比汲汲營營、追求卓越,顯得更寬廣、更有意義,不是嗎?

教養是一輩子的事:

  1. 「我希望教出的不只是乖孩子。」——專訪《老蘇老師的同理心身教》作者蘇明進
  2. 教養路上,別再重複自己童年的傷痕
  3. 「童年無法重來」,當代父母集體承受的教養焦慮
  4. 教養小孩,一定要有人扮黑臉或白臉?
  5. 教養路上,被激怒是正常反應,但不少家長會因此賭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