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身為人,我們過於在意自己。我上次深刻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台北捷運舉辦「擬人化行銷」的時候。2019年捷運局跟廠商合作,替主要幾個捷運路線設計動漫風格角色,並各自創辦粉絲頁。這些角色會互嗆,並各有自己的粉絲護航。這個活動很成功,每個捷運路線角色本身和部分話題,都成為當時人人知道的梗。我不知道你感覺如何,但我當時發現一件事:我最常搭乘的路線的角色被嗆的時候,我竟然有點生氣。

這完全沒道理。首先,那個角色只是恰好設計出來代表那條捷運路線,他的人格特性和外貌都無法真的顯示關於捷運路線的特質。再來,就算那條捷運路線真的被批評,那又干我什麼事?但事實上人就是會在意跟自己有關的東西,不管這關連有多沒道理。在《鋪梗力》裡,心理學家 Robert Cialdini 介紹了一個實驗,實驗裡設計了一個假設性問題和四個解決方案,幾組大學生被隨意指派去評估四個解決方案當中的一個,藉由實驗後的問卷,研究人員發現:光是你被隨意指派去研究某個解決方案,就足以讓你(比起被指派去研究其他解決方案的人)給這個方案更高的評價。

我們在意跟自己有關的東西,也在意自己的想法。照哲學家 Susan Blackmore 在《迷因》的說法,當一個想法被標上「是我的」標籤,就會忽然成為更有競爭力的迷因(meme),讓我有動力把它散佈出去。對於哲學家 Jonathan Haidt 來說,這種在意顯示了人的本質和缺點:我們在道德和價值議題上總是「直覺先來、理性後到」,因此,當我們面對自己非常在意議題,反而可能因此成為更堅持己見、不容易溝通的人。在《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裡,Haidt 藉由一些實驗探索了這類現象背後的心理機制。

用企管學者 Ryan Gottfredson 的詞彙來說,當一個人因為既有的立場,而不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這顯示他受制於封閉心態(closed mindset),把不同看法看成自己的敵人,而不是當成改善自己的契機。在《成功心態》裡,Gottfredson 從正向心理學研究歸納出四種心態,並主張這些心態對於人能否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至關重要:

  1. 成長心態:相信自己能改變,而不是維持原樣
  2. 開放心態:把挑戰當成改善自我的契機,而不是敵人
  3. 進取心態:傾向於解決問題而不是避開問題
  4. 向外心態:把其他人看成人來尊重,而不是看成物品來利用

在《零盲點思維》裡,Julia Galef 介紹了斥侯心態(the scout mindset)。斥侯是為了偵察和確認事實而存在,不是為了直接打垮敵人,因此有別於士兵心態,斥侯心態更注重確認自己是否對事實有正確掌握並能做出合理的推論和預測。如同 Haidt 認為人容易受制於自己的既定立場,以及 Gottfredson 指出人多半沒辦法天生擁有開放和進取心態,Galef 也主張人類的「原廠設定」通常是士兵心態:我們對不同意見有防衛心,在筆戰中希望自己贏而不是找到事實。要改變心態不容易,Galef 在《零盲點思維》裡除了分析兩種心態的不同,也舉出各種在會議、網路筆戰時可以執行的做法,用來逐漸改變我們自己。

我們天生具有各種心態,這些心態很可能是演化而來,不見得適用於現代生活,要改變這些心態,Haidt、Gottfredson 和 Galef 的解決方案傾向於個人,而哲學家 Lee McIntyre 在《科學態度》這本講述科學歷史和科學哲學書的裡,則提到了一個更溫馨的方向:人類是社會性動物,我們各自都有缺點,而我們不見得需要獨自面對。如同許多科學哲學家和科學史家,McIntyre 相信科學的進展是來自社群的努力,而非一個個單一的科學英雄。在《科學態度》裡,McIntyre 舉出各種案例說明,科學的成功是因為科學社群作為整體擁有恰當的態度,能讓他們排除欺騙、偏見和預設,讓最合理的說法浮出。

你我或許不算科學家,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無法沿用 McIntyre 的洞見。我們都是有限理性的人類,都擁有 Haidt 描述的「直覺先來、理性後到」特性,都受限於 Gottfredson 說的封閉心態和 Galef 指出的士兵心態,但若我們彼此協助合作,就有機會互相提醒對方的盲點,讓彼此的判斷品質同時提升。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人只要一清醒,就做不成好人了
  2. 很多人都有「好人情結」,覺得脾氣是恐怖的東西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