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是為了釋放自己中二的靈魂——專訪《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作者會拍動

寫作是為了釋放自己中二的靈魂——專訪《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作者會拍動

文/愛麗絲

「因為我覺得自己沒什麼故事、沒什麼好介紹的。」會拍動討厭自我介紹,若從筆名說起,得回溯至求學時期,其本名繡上制服看來像「會拍動」,一路沿用至今。談及興趣與專長,則讓他傷透腦筋,「我的興趣廣泛,但都很淺、轉移得很快,很難說到底是什麼。」會拍動過往偏好動漫畫,因同儕影響讀過推理,近期則熱衷於觀看綜合格鬥比賽。「專長的話⋯⋯寫小說算嗎?但這是因為我得過獎才勉強能這樣說吧?」

會拍動於第 18 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中,以短篇推理小說〈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獲得首獎,至今他仍大感意外,「我一直覺得我是『賽』到的,其他作品都寫得比我好多了啊!」

會拍動筆下的推理故事,沒有高大上的嚴肅正義,沒有深厚的歷史淵源,他的謎團詭計與抽絲剝繭,建構在「異世界轉生」的時空背景,角色對白平易近人,近乎詼諧搞笑,讓推理變得輕盈,在談笑間不經意挖掘出故事背後的真相。

搞笑 X 推理 X 戰鬥,「我一直都想寫很中二的東西」

「我一直都想寫很中二的東西,」會拍動認為自己想寫的,是搞笑、推理、與戰鬥的綜合體,這奠基於從前大量閱讀少男漫畫的熱血,加上著迷於各式戰鬥中厲害招式、動作名稱、或選手名號,「像綜合格鬥裡,有位選手阿迪薩亞(Israel Mobolaji Adesanya)被稱為『最後的武藝大成者(The Last Stylebender)』哇,超帥!」

而會拍動開始寫作、閱讀推理,純粹出於同儕影響。「我看朋友讀東野圭吾、開始寫作,就想試試我能不能寫出什麼東西來吧,畢竟以前作文分數都滿高的嘛。」會拍動笑稱自己過往作文總拿高分,卻在學測當年碰上《我看歪腰郵筒》一題,「我⋯⋯對歪腰郵筒就真的沒什麼感覺啊,」這麼一來,會拍動該次作文拿了自己前所未見的低分。

大學畢業前,會拍動正跟著同學的腳步閱讀推理,仔細思量履歷若能填上比賽得獎經歷,也許多少有加分作用吧?「我正好看到『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消息。」於是他寫下〈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短篇推理小說,創造異世界瑪基歐魯斯、轉生者偵探夏駱可,近期出版的《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那天,他失去了心》則以該短篇為基礎,納入更多冒險者、轉生者角色,在他自創的世界裡一面搞笑,一面探索真相。

故事原創性、角色多樣性是最困難的

「以前寫完覺得自己好有創意,一讀《和日本文豪一起推理(上冊):江戶川亂步的破案筆記》、《和日本文豪一起推理(下冊):江戶川亂步的犯罪心理筆記》,才發現我的創意根本自以為是啊。」會拍動總希望故事有原創性,卻常在沾沾自喜後,才發現早有前人寫出和他類似的想法。轉念一想,若是將故事設定於異世界,也許更能達到原創性,「在自創世界裡,依我訂定的規則運行、創作詭計,這可能會比較容易,也比較不容易被寫過吧?」

在異世界瑪基歐魯斯中,每個人能使用的魔力程度因人而異,而這關乎其生活舒適、便利性及社會地位。冒險者可藉由完成任務獲取經驗值升等,提升魔力程度,但從其他世界因致命意外等因素而來的轉生者,卻只能善用自己的天賦技能,才可有效提升經驗值。

以此為基礎,會拍動賦予轉生者偵探夏駱可「推理」的天賦技能,與其惡魔助手梅菲到處解決大小事件。「說實話,我本來想像的夏駱可,是長得像一拳超人、小丸子爺爺友藏一樣無神軟爛的,」會拍動笑稱,如今書封上如偶像男團的描繪,卻讓筆下角色變得耳目一新。

《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那天,他失去了心》裡,主角萊昂的父親經營替轉生者媒介簡易任務的仲介所,卻在四年前離奇死亡,萊昂不得不接手經營仲介所。四年後,一次尋回舊物的契機下,萊昂和仲介所員工鬍碴,帶著四年前的懸案找上夏駱可。故事裡偶爾出現誤導讀者思考的「紅緋魚」,但仍隨一行人偵查不失詼諧的過程,一步步接近真相。

「我寫一寫發現裡面角色都男的,怎麼被我弄得像男同俱樂部啊?」於是,會拍動加入女性角色小李,是個性強烈的可愛女生,特別在意薪水、金錢,會拍動透露,在未來續作中,將揭露造就小李個性的原因。但書寫女角,卻讓會拍動傷透腦筋,「我實在很不會寫女生,只能照我認為的可愛女生盡力描繪。」

事實上,寫作過程中,會拍動常覺得筆下角色逐漸變得相像,「因為全部都是從我自己為源頭分出去的人物,即便盡力創造使角色多樣化,仍然很難寫出自己想不到的東西。」坦言這是目前碰上最大的瓶頸,會拍動仍在持續嘗試,《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將隨續作推進,揭露異世界背後的成因,「這個轉生世界的存在是有理由的,所有案件和這個世界的變化都有關係。」會拍動笑著說,如果自己未來能有時間完成內心構想的全系列,期待能讓讀者見到瑪基歐魯斯的全貌。

寫作是為了釋放自己中二的靈魂

會拍動現職為媒體社群小編,「我曾經想當全職作家,但被勸退了。」現實考量下,會拍動平日與上班族無異,日日在擁擠公車上一路顛簸,「我最想擁有的天賦技能是高速賺錢,畢竟出社會後,我發現能讓我開心的事,都是花錢的事啊。」會拍動面對現實,誠實說出許多人的心聲,但他仍懷抱夢想,「我最想當的,還是暢銷作家啊。」

儘管笑稱自己文化底蘊不夠,所寫故事似乎流於淺白,娛樂性質強烈,但這正是會拍動想做的事。他將給人嚴肅印象的推理,與自己生活中的幽默詼諧結合,令人會心一笑,卻又從中解謎真相,正巧展現寫作對他的意義——「寫作就是為了釋放自己中二的靈魂啊!」

所謂推理:

  1. 可是這篇作品有我無法吐槽的一環──陳浩基談《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
  2. 「歡樂的交給上半場,血腥的留給我。」──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暨徵文獎頒獎典禮
  3. 百年類型、科技型態──側記2019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及徵文獎頒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