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聽媽媽在電話裡嘮叨可以寫出些什麼?來看伊格言最新迷你催淚神作! 我的母親,63歲,習於在電話中與我道別後立即反悔。 「好,那沒事了。」「好,掰掰。」「掰掰。」「啊對了,那個……」 就是這樣。往往由於我已將話筒拿遠預備放下,必然聽不清楚母親的話,於是必得追加一句:「啊?什麼?你說什麼?」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經驗所及我看過最美麗而險惡的調情在電影《慕尼黑》裡──以色列情報員E在旅館酒吧裡有了豔遇:他搭上了一名絕美的單身女子(有多美呢?可與年輕時的蘇菲瑪索等量齊觀,單論甜度或尚且再高一些)。在他稱讚過女人的香水味後,對方報以致命微笑,拿過E的手,將自己的手腕輕輕擦在E的手腕上:「是這個香味,你聞聞看。」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不,我不愛你,更沒打算和你結婚。是我對不起你⋯⋯我做了壞事,做得太過份了,老實說⋯⋯因為你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 西元 2001 年(平成13年)7 月 10 日傍晚四時,川尻松子之屍體於東京都足立區荒川河畔被發現,得年五十三歲;經勘驗後,確認為他殺無誤。負責善後事宜的家屬代表為其二十歲姪兒阿笙。然而於川尻松子生前,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廢文組吧!放棄中文系、外文系、社會系、經濟系和心理系吧!(咦,等等,經濟系算文組嗎?那心理系呢?寶傑,你說說看!)伊格言說,其實你連該戰什麼都不知道! 戰文組。又豈止戰而已?此為世界性問題,都戰到要廢文組了不是嗎?(請參閱〈日本高教大轉型…犧牲人文學科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