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談大時代家族史的起落,還是世局變化裡的恩怨,無論是因為閱讀而越走越深的遺忘書之墓,還是霸氣總裁版的惡龍就是要你會(會什麼?),這些最近被很多人讀很久的書內容各有其好看之處,而大家共有的特點就是: 粉.厚.重。 字多就會厚,厚了就會重;這些字多的書好好看,但拿著讀實在有點累,揣在包裡帶出去就更累了──一本厚書八百五十公克,帶十本就是八公斤半,這是可苦來哉? 完整文章
文/涂東寧 電影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是對生活的儀式性感召。那麼生活於我們而言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自光影裡找回與生命的連結?時光之硯站主、影評人張硯拓指出,電影裡的「色彩」運用是個重點。 「色彩在電影的運用,能帶來意在言外、劇情之外,屬於觀感、氣氛的東西。假如一部電影的用色豐富繽紛,看下來也會開心許多。」張硯拓表示。 色彩作為一種電影語言的運用 完整文章
想想看,從小到大,有沒有什麼文章,提到的觀點,曾經讓你為之一震,繼而為之一振,影響至今? 震,是驚嘆,居然這樣啊,怎麼以前沒想過?振,是因此增加信心,強化信念,之後你的想法、做法都改變了。 1989 年 3 月詹宏志在《商業周刊》第 68 期發表的〈侯孝賢經濟學〉,便是我念念不忘的單篇文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