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啟超 胡君這書目,我是不贊成的,因為他文不對題。胡君說:「並不為國學有根柢的人著想,只為普通青年人想得一點系統的國學知識的人設想。」依我看,這個書目,為「國學已略有根柢而知識絕無系統」的人說法,或者還有一部分適用。我想,《清華週刊》諸君,所想請教胡君的並不在此,乃是替那些「除欲讀商務印書館教科書之外沒有讀過一部中國書」的青年們打算。若我所猜不錯,那麼,胡君答案,相隔太遠了。 完整文章
為什麼讀書?這問題對一些人來說根本不用問也不用答,一如為什麼吃飯大便。對一些人卻大惑不解,是啊,為什麼讀書? 當我們問「為什麼讀書」,或許正確一點,要問的是:「為什麼讀文學書?」更準確一點,「為什麼讀文學藝術書?」或者說,文學藝術有什麼用?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RLEY 最近某出版社出清庫存,其中有一套百科圖鑑對半砍到五折,身為知識蒐集狂的我,一傢伙買了好幾本,想放在桌邊當作參考書籍。 身為一名創作者,手邊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參考資料,我這個人又喜歡掉書袋,寫一部作品參考十來本書往往跑不了,再加上幾本必備的工具書,置物架經常堆得老高。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