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訴對母親的恨,佐野洋子打開日本文學界的潘朵拉盒子

文/新井一二三 大家都讚美母親,母性神聖可說是世界性的信仰。然而,世上也總有些孩子,從小受母親不同程度的虐待長大,永遠得不到母愛,因此遍體鱗傷。在信仰母性的社會裡,他們往往得不到別人的同情,搞不好就被扣上不孝順的帽子,於是療傷過程經常需要很長的時間。對那些孩子們而言,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聞名的童書…

【經典也青春】火星與土星的撞擊——戴偉傑談佐野洋子、谷川俊太郎的《兩個夏天》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

「我喜歡那些看得清世間險惡,但選擇相信善良的創作者」──專訪柯映安

文/犁客 「有沒有計劃要寫小說?呃,」柯映安頓了一下,「答案是:沒有。」 《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的作者柯映安,高中、大學時期練習寫過小說、在網路上發表。「那時主要是讀網路小說,就寫網路小說,」柯映安說,「其實是對創作有興趣,不過也就是興趣。」 大學時柯映安唸的是歷史,不過那時覺得未來職涯仍有變化…

毫無疑問,我很愛我的孩子。但,我對孩子的愛是否足夠?是否恰當?

文/佐野洋子 我小的時候,是否曾對某樣事物爆發出特別的熱情呢?我會把院子裡松葉牡丹的葉子撕下來,摺起來然後丟掉。我也會在排成一條線的螞蟻隊伍上面撒餅乾屑,再一腳把牠們踩亂。 小時候,弟弟躺在柳條編的行李箱裡,而哥哥把小豆子塞進了他鼻子裡面,那時我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一幕。當時的我們,是特別殘酷的孩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