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金妮.卡特;譯 /林幼嵐 所有新手作家的肩膀上,都有一隻喜歡坐在那裡的小精靈,悄聲地說:「你打算拿我怎麼辦?我是你的書,已經待在這裡一段時間了,不是嗎?其實已經過好幾年了。奇怪的是,你除了買好一本關於如何寫書的書之外,怎麼都沒完成關於我的任何一件事(雖然這書的確很棒)?也許這件事不適合你,還是趁浪費更多時間之前,立刻放棄吧。」 完整文章
文/傅元罄 人的生命非常短暫,才剛剛開始,經歷過一點波浪轉折,就永遠的沉寂下去。如果用文學體裁來比喻,人生,就彷彿是一篇一篇輕薄短小的短篇小說。但是,短篇的內容卻可以延伸到小說之外,再和其他短篇連結,藉以變成長篇的故事。人的生命也像是如此。一個人的生命雖然短暫,但他總是需要他人,須要踏出去與世界連結在一起。而正是我們每一份最私密與最零散的連結,組成了廣闊、整體的社會與歷史。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06年在麥田任職時,向日方取得正式授權出版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以及後續五、六本著作。 這其中有幾個緣由,遠因是1981年,向田在來台灣進行寫作取材飛往高雄的班機上,因飛機失事喪生。這場當時震驚台日兩地的苗栗三義空難,成為連日的新聞報導焦點,而我也想起自己幼時跟著父親讀報,多次讀到過向田女士的文章,心中感到惻然。 完整文章
文、照片提供/葉揚 葉揚 作家,平時也是在外商公司工作的上班族。文筆輕鬆明快又溫暖,曾獲時報文學獎首獎,出版《親愛的彼得先生》、《我所受的傷》等數本散文及小說,亦有編劇電影作品《你的情歌》,每週都會在社群分享與總裁兒子羅比和外星人老公彼得的生活週記,去年更將六歲孩童語出驚人的世故語錄編輯出版成《總裁獅子頭》一書。 給羅比的一封信: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有田媛 上個月讀畢《作家生存攻略》,延續身為讀者的實踐、夢想作家的練習,寫了一回書評,感謝這本書帶給我的回報與知識。幾週後翻閱續集《文壇生態導覽》,化身小學生做自然科學的作業筆記,在文池的岸邊,來回走步觀望,想像住在水池深處的生物面貌。 完整文章
生長於台東池上的卑南族男孩,小時候在《漢聲小百科》裡看到被畫得很美的台北市敦化南路,長大之後,果真到了台北,在敦化南路附近的巷子裡租屋居住,還參與了「台北文學季」的工作。這當中不僅是地理/空間位置的變化,也是年月/時間位置的變化,某方面來說,這還是現實與想像、閱聽與工作⋯⋯等種種觀察位置的變化。 完整文章
吳明益說話沒有在客氣的。作家的偉大作品/偉大的作家寫出的偉大作品/偉大的作家以偉大的心靈寫出的偉大作品,這幾句之間的關係,一般說法,偉大的作家能夠寫出偉大的作品,因為他們擁有偉大的心靈。 作品=心靈,兩者是畫上等號的。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我是很甘願帶我姊姊出國旅行的,雖然有世代差異,但我很樂意啦。」前陣子剛從移居多年的柏林短暫返台,陳思宏身上還帶有旅行的姿態,目光永遠向外探尋著新鮮。 陳思宏一向崇尚步調緩慢的旅行,「走路如兔輕盈,心境如龜緩慢。」還得吃好睡好住好。他的姐姐們,則多是典型認真的觀光客,所有熱門打卡景點皆需到此一遊、知名美食不畏大排長龍,陳思宏曾帶著姐姐遊覽歐洲,一路上儼然是場修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