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的聯繫更方便(有誰還記得要走幾條街才找得到公共電話的感覺?)、資訊連通更快速,然後我們都會發現,「別人」雖然好找,但也變得更不可理喻了──明明「他們」也看得到和我們一樣的資訊,但怎麼會相信那些蠢內容?「他們」不會覺得不合邏輯嗎?「他們」不會在轉傳之前多找一下其他資料嗎?「他們」問這些問題不會覺得自己沒腦子嗎? 可怕的是,相同的感觸相同的評價,也適用於他們眼中的「我們」。 完整文章
被疫情從2020年推遲到20201年的東京奧運,讓很多人對在日本奮戰的「台灣之光」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同樣在2001年8月,台灣人李琴峰以日語寫作,在日本拿下重要的文學獎項「芥川賞」,而這個相對靜態的台灣之光,背後的辛苦奮鬥並沒有比較少。李琴峰的得獎作品雖然還沒中譯,但她在台灣出版的前兩部作品,馬上衝進熱門榜──國家、文化、語言、性別,李琴峰的作品淡然自處,但有廣泛的議題關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你一定知道什麼是政治宣傳。 選舉快到的時候,宣傳車嗚啦嗚啦地在窗外開過來又開過去,候選人看起來一點都不誠懇的大臉在電視上拜這裡又拜那裡,合照看起來都是合成照,每個人都握拳微笑好像說要報效國家考軍校其實只是想找個不會破的鐵飯碗當米蟲吃到退休。政治宣傳嘛。 大多數時候你覺得這種政治宣傳蠻無聊的。或者蠻吵的。或者兩者兼具。當然你也會發現它們的影片節奏或版面配置都缺乏美感。 完整文章
文/傑森.史丹利;譯/劉維人 馬克思提到的意識形態講的是亞里斯多德舉出的第二個例子:掌控物質財富的人把自己的優勢合理化。我接下來會說,這也是一種有問題的意識形態。這種自我合理化顯然違反正義。譬如,美國內戰前的南方農場主靠著奴隸照顧莊園、種植作物、打理家務,過了好幾代富裕的生活。在這種家庭中長大的人,會期待奴隸幫他們煮好飯、打掃好房子、照顧小孩、種出農產品,免費提供他們健康幸福的家庭生活。 完整文章
文/賴天恆(澳洲國立大學哲學博士) 語言的功用是什麼?如果我們心地善良,而且活在一個相對受保護的生活圈裡面,或許會覺得語言的主要功用是溝通,是促進人與人之間的合作,是傳遞知識,是讓我們一同追求真理。然而,哲學家蕾.藍騰(Rae Langton)多次指出,對許多人來說,語言的重要功能,是分化族群,是貶低異己,是煽動仇恨,是爭權奪利。語言是一把兩面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