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信宏 我們家沒有遊戲,吃完東西,拆完禮物,看一會電視便沒事可做,話題也乾了。我的情緒一直漲得很高,像困在逐漸失氧的船艙裡,頭昏腦脹。我們家沒有冷氣,多從房間搬來一臺電風扇,也吹不散太多人體熏蒸出來的熱氣,我的身體浮出一層薄薄的汗水,體內的黏液再也蓋不住。地板被不同的腳掌反覆踩,黏附曚曖的濕氣。 完整文章
文/邁可.洛勃森 Michael Robotham 我快一個禮拜沒看到梅格了。她今早沒去和媽媽團聚會,也沒來超市。上次部落格更新是在十天前,所有底下的留言她都沒按讚或回話。 我今天下午想去拉克倫的幼兒園外面等,可是因為有送貨行程,帕特爾先生不讓我去。 完整文章
文/金璽別 第一次碰到堆了這麼多東西的屋子。雖然清理過好幾個垃圾堆積如山的現場,但這次堆的不是垃圾,而是新物品。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陳列櫃裡成排的各式洋酒瓶,我心想這應該是一位品酒專家。不過屋裡沒有看到喝完的空瓶子,洋酒瓶當中沒有半個是開過瓶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