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傑‧霍布斯 我持械搶劫已有近二十年歷史,疑神疑鬼是職業使然,五斗櫃最下層抽屜藏著的一疊假護照和百元大鈔也是。我十幾歲就進了這一行,搶了幾家銀行,以為自己喜歡那種爽勁。我並不是運氣最好的,大概也不是最聰明的,可是我對這一行很拿手,從沒被抓過、偵訊或採指紋,因為我極度謹慎,這是我之所以能生存的原因。我獨居,一人睡覺、吃飯,不信任任何人。 完整文章
文/Miffy 「死亡會不會只是一種聲音呢?」 「像電子噪音。」 「你一直會聽見這種聲音,你四周全是這聲音。多可怕呀。」 「總是一成不變,全白色的。」 「有時這聲音會把我襲倒,」她說,「有時它一點一點滲進我的腦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