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離破碎的自己,在等待誰的治癒

文/曹愛蘭 逃離之心 早上醒來時,她躺在床上哭了一陣子。然後慢慢的讓心情平靜下來。換上她 平日常穿的柔軟襯衫和牛仔褲,修長苗條的身影在鏡子裡,不仔細觀察,其實看不出她六十六歲的年齡。想起昨天在醫院聽到的診斷,她心裡又浮現強烈的挫折和不甘心,怎麼可能呢?我明明這麼認真努力的保養身體,游泳運動,營養維護…

我們都不完美,也不須完美,正因我們都脆弱,所以需要彼此

文/蘇絢慧 當每個人只關注自己時,這便是孤寂世代的來臨。 就算身邊有人,也對我們失去意義,既不想了解,也不想連結,每個人所謂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這樣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島,雖然是群體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體的關連和相處的價値。 沒有人可以一直是強者 有沒有人一生可以自始至終…

裝忙、瞎忙、在社群流連忘返,可能因為你已經不堪負荷⋯⋯

文/蘇絢慧 自動化放空,感受不到自己 通常這樣的時刻,很多人為了逃避孤寂感,會讓自己窮忙瞎忙或裝忙,參加很多活動或課程,或不斷上社群平台收發訊息,但這都屬於淺層社交,無法建立實質社會關係與親密感。就算現代人有網路通訊的方式,好像讓彼此連結更快速更緊密,但文不對題、話不投機、片面誤解訊息等等狀況,往往…

愛不在了,而還在此世的我們,該如何面對這個不在?

文/洪荒 小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肚子痛。有一次,痛到沒辦法,忽然有靈魂出竅的感覺,站在自己外面,問自己:「那是你嗎?是你在痛嗎?」「我」和那個在痛的「你」似乎就分開了。沒有那麼痛了。 用第二人稱的書寫,就是因為這樣,我沒有能力自己刮骨療傷,但我可以為「你」如此。你是我,不僅是我。 忽然離婚,我至今…

施虐者的問題不是「失控」,而是「過度控制」

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 他從前的伴侶嚴重虐待他,所以他現在看女人不順眼 我們在第一章法蘭的故事中看過,施虐者口中被前妻或前女友踐踏情感的悲慘經歷,可能…

「時間到了,一開始寫就要一氣呵成。」──專訪張亦絢

文/犁客 「我認為創作者要有點蠻不講理、自行其是;」張亦絢說,「要有這個決心,而創作和這個決心有關。」 張亦絢在巴黎拿到的學位是電影及視聽研究所碩士,大學唸的是歷史,發表過短片和紀錄片、劇本和散文,但最令人眼睛一亮的,可能是她的小說創作。 「我功課還不錯,所以家裡會有期望;」張亦絢回憶,「高中本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