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道格拉斯、馬克.歐爾薛克 假設自己是獵人。 這是我必須做的事。想想看有這樣一部大自然電影:非洲塞倫吉提(Serengeti)平原上,一頭獅子看到水池邊有一大群羚羊。我們從獅子的眼神可以看出:牠正鎖定幾千隻羚羊中的一隻。牠已經訓練自己能夠感覺出獵物的弱點、致命處,就是這些微差異使那隻被選中的羚羊成為最可能的倒楣鬼。 完整文章
文/奈傑爾・麥奎里 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破曉時分很冷,寒風刺骨,天色灰暗。十五歲的琳達‧曼恩聽從母親的勸告,在上學前穿上保暖的衣物,在牛仔褲裡面穿了褲襪,再穿上厚毛衣、白襪子和黑色網球鞋。出門之前她還穿上那件新的防風厚外套,並且把一條保暖的圍巾塞進口袋。 完整文章
「那是顆被塑膠膜包覆的女性頭顱,黑色細絲是纏繞起來的長髮,而黑黃爛泥則是脂肪與組織液,流淌了一地……被害者的人頭給藏在某棟辦公大樓的雕像裡頭,正對著眼睛的位置還挖了洞,讓人頭可以俯瞰下面,而這一幕,正是兇手精心安排的『無上的凝望』!」──《第四名被害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