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自2005年推出《偷書賊》這部小說後,朱薩克,又讓大家等了十三年才推出《克雷的橋》。然而就算隔了那麼多年,大家也沒把他遺忘。 這次來到台灣,除了宣傳之外,他也想要向台灣的讀者致謝,「台灣讀者的閱讀方式很特別,並不害怕閱讀困難的東西」,這與其他地區的讀者很不一樣,也給作家很大的發揮空間。 完整文章
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克雷的橋》描寫鄧巴家五兄弟中,由克雷所造的一座橋,而它也是將這家人重新連結的一座橋。故事的起點,就是「家」,而作者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在日前於台北國際書展期間的讀者活動中,提到了他對於人與人之間真實互動的重視,也不諱言自己的確刻意避免在書中提及現代網路社群工具。 「我希望這些人性的角色能做一些人性化的互動⋯⋯,畢竟書裡是現在少數還可以沒有科技的地方。」 完整文章
擅寫也愛寫大部頭作品的世界知名恐怖小說作家,第一本繁體中文電子書不但是個並不厚重的中篇,也沒填塞什麼超自然的驚悚情節,這是怎麼回事?十三年前寫出一本全球暢銷小說,十三年後又磨出另一本全球暢銷小說,而作者在寫序時說,這本寫了十三年的作品,其實是個自己更早之前想說、但那時還沒有能力說好的故事,這又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講的都是出版業。 完整文章
文/松柔的長工 心要有多大的傷口才能有多大的力量去建造一座橋? 又或者應該說,這個家帶給克雷多少愛,讓他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去試著找出口進而治癒了這個家每個人心裡的傷? 在書中讓我感覺最強大的是,潘妮與麥可給予孩子們的愛與包容,也因為這樣,才能讓五個未成年的孩子在面母親的死亡及離家出走的父親還能堅強面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