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炒房者造成我們的貧窮!寄生下流殘酷史,蟻居村全貌紀實

文/李惠美 本文介紹:《剝削首爾:是炒房者造成我們的貧窮!寄生下流殘酷史,蟻居村全貌紀實》。本書作者/李惠美;譯者/陳品芳;出版社/大田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如何謀殺一座城市》 《居住正義》

戰戰兢兢領著微薄日薪的計時工人,長年寄身在1.5坪的空間裡

文/李惠美;譯/陳品芳 一、「當代蟻族」考試院的人們二○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國日考試院火災 這是一棟外牆貼著老舊象牙色磁磚的三層樓建築,最高的三樓窗戶正冒著濃濃的黑煙。國日考試院一直到二○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都還「存在於」鐘路二街與鐘路三街之間,距離清溪川最近的馬路角落。 必須要勉強抬起頭才能注意到…

我到了首爾才知道,原來陽光還得另外花錢買

文/李惠美;譯/陳品芳 我們從資料上就能明確地判斷,沙斤洞的套房建築中,十棟有八棟是「新蟻居房」,也就是說,青年族群即使負擔高額月租,仍然只能住在蟻居房裡,但我不能因此就草率地將事情寫成新聞。我還沒實際跟住在新蟻居房裡的人見過面,也沒有親眼見過內部的環境如何。不過如果我一五一十地把目的說出來,肯定會…

【一週E書】他們原以為只是寄生,卻發現此生無力翻身。

文/犁客 看過《寄生上流》,都會對主角一家住的半地下室印象深刻。 窗戶有一半埋在人行道之下,噴灑在地面的消毒粉會直接灌進屋裡的主要生活空間,廁所的位置反倒在屋裡的相對高處,而且要在那裡才容易收到附近的免費Wi-fi訊號。 這些設計是為了讓主角一家的居住環境,和劇中獨門獨戶樓上樓下庭院大到可以露營的上…

窮人的氣味嚴禁越界,滿是活人棺木的首爾蟻居村

文/李惠美;譯/陳品芳 那間房間有味道,並不是潮濕的霉味,也不是因骯髒而令人瞬間皺眉的汗味,而是太久沒有清洗的棉夾克所發出的酸腐味,是下雨時地鐵一號線的棉布椅會發出的味道,是即使屋內放了由鄰近幫助蟻居村居民自立的「蟻居諮詢中心」所做的「石膏芳香劑」,仍無法掩蓋的獨居老男人味,是令人生厭的貧窮味,是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