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梅森‧柯瑞;譯/莊安祺 「把人的一生全都用來寫作一本書,實在教人深惡痛絕。」普魯斯特 1912 年曾這麼寫道,但人們很難把他這段抱怨之詞完全當真。由 1908 年直到去世,普魯斯特把他全部的心力都花在撰寫他那本有關時間和回憶的曠世鉅著《追憶似水年華》(Remembrance of Things Past),這書最後分七冊出齊,總共達一百五十萬字。為了全神貫注在這本書上,因此普魯斯特在 完整文章
有的作家生活波瀾萬丈,向北到極圈淘金向南到大海探險,當躲警察的賊也當幫警察的賊,自修考上大學又因沒錢退學,明明只活了四十歲但人生歷練比八十歲還豐富;有的作家調查範圍會接觸到真實的犯罪領域,調查幫派犯罪會遇上黑道調查白領犯罪會被人跟監,明明在寫書卻感覺很像在當特務。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