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管過倉庫,一家非常小的出版社,一樓是編輯部加業務部,前院加蓋做打包出貨區,倉庫在地下室,大約五十坪。 五十坪能放多少書呢?一坪大約放六種,但這個空間不能全部塞滿,必須留出走道,這走道還不能只想到人能走,還得想到手推車也能通,否則純用人力搬書會累死。實際走一遍動線就知道,五十坪只能有一半用來放書,另一半必須畫成分區走道。 完整文章
出道以來,版稅公式大致如此:定價 × 10% × 印刷本數=版稅。曾幾何時,變了,減了,「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接著,「定價」改為「售價」。 「印刷本數」改為「實售本數」,情有可原,按「印刷本數」計算,本來就是佛心來的,這意謂書一印,就給錢,賣不掉,自行吸收,這出版社太大方了。 「定價」改為「售價」就傷感情了。據說是為了因應折扣戰而來的。 完整文章
前兩天看見寶瓶朱亞君引了唐‧德里羅小說裡的一段話: 以往小說滿足我們,但現在我們轉向了新聞,因為他可以不間斷的提供我們大難臨頭的感覺。我們甚至不真正需要災難,我們需要的只是有關災難的報導與預測。 讓我忽然頓悟台灣出版崩壞的深層原因。朱亞君感嘆的是台灣讀者為什麼不讀小說,暢銷榜上,真正的小說(不是「文學書」)屈指可數。我剛剛實際算了一下,博客來三十日 Top100 總榜上,只有六本是小說。 完整文章
文/何飛鵬 書展首日在會場逛了一圈,察覺真正的出版社攤位變少了,補上的是文創、印刷,以及增加了許多政府機構出版單位、學校附屬出版社。而過去常見的兩個攤位、一個攤位的小出版社,幾乎絕跡了。追問原因,聽說是攤位費太高,所以都放棄參展了。 這不是我的解釋,我對書展的改變的理由是:出版業真正的寒冬來了。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Readmoo電子書執行長) 有記者問我,Readmoo 為何要參加台北國際書展? 此問題一出,我楞了一下。腦袋裡千迴百轉。這記者這麼了解狀況,知道紙書平台商,如博客來、讀冊,都不參加書展嗎?還是? 看似莫名的問題,但 Readmoo 不是沒有答案。每一年,我們心內都設定了不同目標。第一年, to B,目標是讓業內的人認識我們。第二年,to 完整文章